• 2005-04-15

    隧道 - [厦门、重庆]

    放学的孩子已走去很久,欢闹声却在洞中来回激荡,久散不去,似乎其中还有我儿时玩伴的声音,这 是时光隧道吧

  • 2005-04-11

    猫me - [厦门、重庆]

    午夜的鼓浪屿,整个都属于猫,和me

    鼓浪屿的垃圾分类法则,垃圾分两类:猫可以食用,猫不可食用

    路灯光幽幽暗暗,致命的寂静里,灯光是最温暖的声音

    巷子总是被无穷无尽的黑淹没,像是没有了尽头,而这无穷无尽的黑的巷尾,像是要冲出贪婪的怪兽

    我不停的走,在这个迷城里,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被追逐的幻想

    这样的看我,看一个在午夜里独自徘徊的异类

    愈夜愈迷茫,黑夜里丢失了方向

    猫像是我的魂灵,在每个巷口每个街角每个门槛,警惕而困惑的注视我

    梦游回到客栈,早已铁门紧闭,推,无用,敲,无用,摁门铃,无用,打电话(幸亏小本子上抄了电话),终于20分钟后得以入门。贾岛当年如果是这样经历的话,“推敲”的典故看来要另当别论了。

  • 2005-04-08

    午夜 - [厦门、重庆]

    午夜的渡轮仍然人声嘈杂,只是靠岸之后,迅速地被浓重的夜色稀释了,很快,一条条人影被路灯显影,拉长,再拉长,然后消失不见。如果说去年的五月,鼓浪屿上有几个奇怪的男人,在岛上疯狂走动的话,那么这个四月,又来了一个,并且在午夜时分,依然疯狂走动。

    菜场是菜场,菜场也是海洋生物课堂。只是没有了毛蚶,让我很是艳羡此刻正在青岛的煤

    夜真是奇特的,把熟悉的东西可以变成陌生,这个白天经过无数次的转角,像是要引我去未知的地方

  • 2005-04-07

    画居 - [厦门、重庆]

    我住在这里,我住在画里

    煤和我简单的说过可以住“三一堂”边的客栈,上得岛来,没看地图,没有问路,径自七拐八折,居然轻易就找到了。这让我此后的几天总是心存迷惑,因为不停的迷路,迷路,有时候是无意的,跟踪一只鬼鬼祟祟的猫咪,远处墙头摇曳的一片三角梅;迷路,有时候是故意的,看到走过的路就撇进旁边的小巷。
    客栈是栋别墅,很南洋风格,可惜的是外墙没有处理成典型的“出砖入石”,没有了红砖镶拼,清水泥墙面朴素的像发白的水洗布。不过,有两株百龄的榕树,有拾阶而上的花园,有满布青苔的条石地砖,有散落在这地砖上的殷红花瓣。
    房间极其简陋,和邻居只隔了面上下通透的薄壁,所以,第一晚的日光灯,第二晚的呼噜声,第三完的鞋臭,声光气,无一不共享。不过,和煤一样,喜欢门廊,陶制地砖...

  • 2005-04-06

    赶海 - [厦门、重庆]

    公司里的一面墙在风水先生指导下,先是涂成了蓝绿色,而后在其他墙壁被一件件先锋艺术品占据的时候,这面墙出奇的被巨幅风景喷绘覆盖,每个同事走过,都会扔一个“俗”字给它。
    只有在加班到深夜的时刻,26楼的落地玻璃窗外一片漆黑,而这面墙被照的透亮,他会觉到海水的暖意,坚实如雕塑的云朵,那种飘在空气里的真实感。

    3月的最后一天,他从公司卷铺盖回家,回家继续卷铺盖。第二天,在平时揉着惺忪睡眼起床上班的时候,他已经在厦门,大口吞咽海边湿润的空气。

  • 2005-03-29

    危险

    撞车不危险,撞色不危险,撞衫很危险。发现和btr撞上了。

  • 2005-03-27

    狮子

    侧卧的狮子很温柔,坚硬的石头肌肤下有了血液奔流,以高傲而僵硬的姿态杵立了一世,终于可以躺在草堆里晒个太阳打个盹。

  • 2005-03-24

    雾锁

    听了一个前同事缠斗办公室小人的故事,欣慰广告公司的人际还算单纯,不必天天变着法子斗你玩。

  • 2005-03-24

    语录

    把日常生活呈现得有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此我努力了很多年-----服部一成

  • 2005-03-24

    学车

    我只有一双脚啊,走路走的累啊,打算这两天报名学车去。

  • 2005-03-23

    香水

    这样温润剔透的香水瓶,即使只盛清水,也会散发出抒情的芬芳吧。不过,那一刻,它不合时宜的让我联想起恶心的fanta开心球~~

  • 2005-03-23

    欧游

    去年5.1在金边的guesthouse里就憧憬着今年的欧洲游,日子越来越近,目的地越来越清晰,锁定了布拉格,但是随着2人的退出,又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 2005-03-20

    枯竭

    早已被熬干,枯竭了许久,曾经的喷涌,不留一点打湿的痕迹

  • 2005-03-16

    互联

    今天被加入2人的msn名单,加了1人进我的名单,这样今天同3人第一次通过msn聊天,2个是失散已久的老同事,他们这几年仅存于我手机的电话簿内,还有一个是goya,素未谋面的blog友。

  • 2005-03-15

    爱情

    爱情面临强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