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8

    插播广告

    不做广告有一阵了,这里给朋友做个广告,是几年前的同事涌泉穴,也不做广告了,搞起了盒作组织:“东&西”系列储物盒,给爱“装”的你!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7294121.jpg

    尺寸是:  53cmx44cmx18cm  46cmx34cmx36cm
    用结实环保的瓦楞纸制作,可回收,可收折.
    装你想装任何的东西!

    接下来的还有数款,和另外一种盒型,我们马上就会看到...
    如果想马上拥有,请致电话:13908352107----聂浪,或用邮箱langnie@126.com告诉我,
    我马上给你寄过去.价格优惠(重庆以外的批发代理价格另议)
    还有更多有创意的盒子值得你期待!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7197448.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决定去圣吉米那诺,决定性的因素是看了白白推荐的《和墨索里尼的下午茶》(Tea with Mosolini),电影讲述的是一群二战期间侨居意大利的英国贵妇,老太太们原本在佛罗伦萨过着每天喝喝下午茶,逛逛博物馆,买买艺术品的悠闲上等生活,战争的到来,使得她们被迫集中到托斯卡纳中部的一个小镇。时局动荡中,老太太们依旧要保有高雅,更变的坚强、宽容,甚至在纳粹企图炸毁小镇、玉石俱焚之时,勇敢的挺身而出,保卫她们栖居的小镇。这个小镇正是圣吉米那诺。

    从西耶那发往圣吉米那诺的班车每天有10多班,多集中在上午,方便游客当日往返。车资5.2欧,车程约1小时后,遥见远方错落的塔楼,就知道圣吉米那诺到了。

    圣吉米那诺是托斯卡纳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城镇之一(不知道是否归功于那群英国老太,呵呵),原有76座石砌的塔楼,现在留存14座,方正高挺,组成中世纪的轮廓线,还常被人称作“中世纪的曼哈顿”。

    大多数的塔楼建于13-14世纪,既是混乱时期防御和警戒的处所,也是贵族们炫耀财富的标志:你建的比邻居高,显然更有资本让别人来仰视。所以,大家互相别苗头,塔楼越建越多、越建越高,也就顺理成章。鉴于攀比成风,应该煞一煞,1255年颁布了一项法令,禁止建造任何高度超过51米无聊塔(Torre della Rognosa)的建筑。可是对立的家族把这法令当无聊,硬是盖了54米高的违章建筑,1311年建成。

    圣吉米那诺不大,南北1公里,东西500米,主要的景点都集中在中心两个相连的广场周围,大教堂广场(Plazza del Duomo)水井广场(Plazza della Cisternal)。大教堂广场有7座塔楼环绕,还有大教堂、人民大楼等中世纪建筑,现在成为各种博物馆,买联票可以参观圣吉米那诺的所有博物馆,记得是7.5欧,不过最终我们选择在凉廊里稍坐,在旁边的旅游信息中心买明信片写了往家寄。

    中饭就在水井广场解决。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三角形的广场中央,有一口古老的水井,早先是城镇最重要的水源。广场周遍的餐馆瞧着都不错,选了家有照片menu的坐下,看图点菜,要了几个菜都是带tosana,sangiminanese,一瞧就是当地特色菜。Ribollita alla Sangimignanese,算是圣吉米那诺瓦罐鱼;Bruschette Miste alla Toscana,是蒜蓉橄榄油烤的面包片上有番茄丁和蘑菇丁的浇头;Insalata Pomodoro e Mozzarella,是鲜番茄配莫扎雷拉奶酪,这个莫扎雷拉奶酪在之前那不勒斯介绍匹萨的时候提及过,是制作Pizza Margerita的不可或缺原料之一,一种水乳酪,清香,弹性,有嚼头,很适合我这类乳酪入门级爱好者。

    随后在水井边上吃冰激凌、晒太阳、喂鸽子。黄耶鲁觉得只在镇内看得塔楼零星散布太不过瘾,于是领路去到镇外山坡上,隔着大片的葡萄园、橄榄林,一睹“塔楼之城”的全貌,远远看着天际中世纪的轮廓线,却觉道当年风情似乎触手可及。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6697661.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提拉米苏(TIRAMISU)的诞生地就是西耶那,据说二战时,一个意大利士兵要离家参战,而家里没什么可带的干粮,于是妻子把面包、饼干、奶油、忌司一古脑打在一起,作成点心,让丈夫带上。所以TIRAMISU的原意就是:pick me up,带我走的意思。那么,丈夫带走的不只是甜蜜的美味,也是甜蜜的幸福。

    西耶那的一切,淡定从容,我想带走托斯卡纳絮暖的阳光,老人们保有的典雅,孩童的天真无邪,中世纪街道的古朴沧桑,想带走,带不走。Pick me up,西耶那……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6521172.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西耶那除广场外另一大景点是大教堂(Duomo),其实象大多数城镇一样,大教堂总是当地最壮观的建筑。西耶那的大教堂很容易辨识,大片砂黄的“西耶那色”房屋丛中突兀出来的黑白间色的建筑就是。

    西耶那大教堂是意大利最壮观的教堂之一,也是阿尔卑斯山脉以南地区仅存的哥特式教堂之一。教堂1136年动工,1382年完工。1339年时,西耶那决定在教堂南侧建造新的中殿,将其建成基督教最大的教堂,单不久之后,席卷欧洲的黑死病蔓延到这里,瘟疫夺去了许多人的性命,扩建计划也化作了泡影,只留下一座高大的山墙。

    教堂正面装饰无比繁复精美,只是现时阶段正在维修,被严实的遮蔽起来,好在1:1喷绘了原先的立面照片,猛一看还不易察觉是在施工,不至太过煞风景。教堂内部的大理石拼花地板非常出名,镶嵌了56个宗教场面,之前在那不勒斯国立考古博物馆就见识过这种大理石镶嵌画的精制华丽,简直就是把绘画里的点彩法用各种小石头来演绎出来,可以想见当时富裕时代的奢侈。

    教堂我们并没有买票进入一窥究竟,依旧漫无目的在密布的弄堂里游走。宁静的阳光下,每幢房子每面墙每扇窗,都是如此美丽,人们闲适而淡定,就象摩挲墙面上的砖石,那种多少个世纪历练下来的温润和自在。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6201632.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因为所住的Villa Fiofita Miniresidence并不含早,所以要自己出门寻找,好在意大利虽然没有油条大饼摊,满街的CAFÉ也都提供早餐。意式的expresso太过浓烈,看来就算在意大利定居也不会习惯,一如既往要了caffe latte,一定要说caffe latte,如果只说latte的话,给到的是纯牛奶。

    吃饱喝足,一如既往开始在OLD TOWN逛悠。先是去广场,登曼琪亚塔(Torre del Mangia),每人6欧元。要等很久,前一批登塔的人下来后,才放行下一批。塔高102米,505个台阶,一口气爬上去颇费体力。同行的是一群日本游客,快到顶时,日本女人很夸张的大呼小叫,象是把AV片的音量拧到最大……当然,从塔顶的俯瞰整个西耶那的景色却也值得这般叫唤。

    整片的城镇呈浓烈的红黄色,据说绘画颜料中就有一种叫“西耶那色”,指的就是这种色彩。层层叠叠的屋顶堆砌到脚下,包围起一个扇贝壮的空地,就是坎普广场了。广场有着缓慢的斜坡面,全部由砖拼嵌,,从上空俯视可以明显发现被放射状分隔呈9个锲形,象征中世纪负责市政决策的9人议会(Cpuncil of Nine)。

    曼琪亚塔投下清晰深重的阴影,象一根巨大的时针,随太阳移动缓慢有力扫过广场,而被等分的广场就是巨大的表盘。只是时针转动,光阴荏苒,而躺在广场上松弛的人们,并不为时间所动,总是要等到夕阳沉到最远的楼群后,塔楼的影子斜掠过宫殿的顶上的垛堞,整个广场湮没在苍茫暮色里,才悻悻的离去。

    我们有多半的时间消磨在广场上,舔冰激凌,喝咖啡,看一个艺人搞笑的表演,他不时的捉弄过往游客,用镜子反射阳光晃人,向人讨冰激凌吃,而一旦别人真给他,他有从西装内口袋掏出牙刷开始刷牙,或者很殷情的给谢顶的男士递上梳子……总是引的所有人哈哈大笑。要么干脆躺倒,我不敢说这是世界最美的广场,但相信一定是最让人放松的广场,砖块几百年来早已被时光打磨的温润,平躺下来身体完全接受,而广场缓慢的斜坡,又保障即使躺倒,也能象在剧场里一样,对前面的一幕幕一览无余。

    阳光最后挥别广场的时候,一个顽皮的小姑娘一跃而上高高的石柱,在上面大胆的舞动,恣意的如同艳阳下的舞蹈精灵……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5646549.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这天一早CHECK OUT,再次搭火车,那不勒斯再见,南意再见!就此前往心仪已久的托斯卡纳地区。

    西耶那被我选作游览托斯卡纳的根据地,因为它是个中等规模的城镇,不在意大利国铁的干线上,相对大多数人选择的佛罗伦萨要僻静便宜。

    一出火车站,立刻感受到了“僻静”:周边如此荒凉,只有一条公路横亘前方,硬着头皮延公路走,越走越迷茫,可是连可打听个方向的人也找不到。终于,慢慢上了高地,看见了房屋、街道,也问到了路,很快抵达了旅店。

    旅馆是之前在www.emmeti.it上预订的B&B Villa Fiorita Miniresidence,这是幢3层的小楼,liberty style old villa,如同网上的照片一样有很大的花园,古典的室内装饰。房东是个慢条斯理的老头,带我们上楼。中午时分一切安静,木楼梯被踩出吱吱声响,阳光透过钩织的窗帘,在瓷砖的桌面投下有纹样的阴影,不停晃动。

    稍事休息,往老城进发,并且,直指西耶纳最副盛名的坎普广场(Piazaa Campo直译作田野广场)。广场稍后介绍,先讲讲这天邂逅的一场盛况。

    坎普广场之所以名声显赫,不仅是它的美丽,更主要是它每年两度的赛马节---派里奥。派里奥Palio就是锦绣的旗帜或披肩,作为比赛胜利者的战利品,由此也成为比赛名称的来源。西耶纳赛马节是意大利场面最壮观的节日,自13世纪以来,每年都举行,把这项传统和竞争持续了700。早期的比赛都在城市街道进行,从1656年开始,改在坎普广场的环道。

    每年的比赛都是盛况空前,街巷里满是挥舞Palio的狂热人群,广场更是水泄不通,人们欢呼、饮酒,尽管赛马比赛只有90秒,但之前其后的各种庆典活动长达数周。

    赛马比赛在7月2日圣母往见日和8月16日圣母升天节前一天举行,自然我们没能赶上这节日。就当我们躺在广场上孵太阳的时候,随着声声轰鸣,一大队法拉利鱼贯闯入广场。

    约莫40架新老款式的法拉利列队进入,停靠在普布利科宫(Palazzo Pubblic)前,回荡在广场上的引擎巨响尚未消逝,原本休憩的人群沸腾起来,围拢过来,兴奋不已。据说是法拉利的自驾游,真是难得一见的最豪华阵容的自驾游了,象一股红色的旋风席卷而来,车头前的标志跃马昂首扬鬃,一幅Palio胜利者的姿态。烈焰般的红色散发意大利的激情,围观人群的不停尖叫表达对法拉利不期而遇的兴奋。于是,在这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邂逅了红色钢铁骏马的派里奥!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5291030.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那不勒斯的最后一站是圣塔卢西娅(Santa Lucia),事实证明,这样的决策真是无比英明!整天出没于旧城区的深街窄巷中,当Via Acton大街一道优美的拐弯,蓝盈盈圣塔卢西娅海湾甫一显现,之前对那不勒斯积淀的印象完全被颠覆。

    阳光亮丽,云层饱满,维苏威气宇轩昂,海岸大道宽阔整洁,一边是星帆点点的平静港湾,一边是延绵的高级酒店,长舒一口气,排出老城的混乱压抑拥挤嘈杂,让临海清风灌满胸臆。

    延海岸大道一路前行,经过一大片桅杆林立的游艇码头,远远就可眺望到奥沃城堡。城堡突出于海岸之外,巨大的赭黄色凝灰岩建筑,凌驾于海面之上,坚毅如同无畏风浪的礁石。

    在边上的露天咖啡吧点了饮料,看夕阳从城堡上慢慢褪去辉煌,天空中海鸟成群徘徊盘旋,火山陷入沉静化作粉色天空前灰蓝剪影,山脚的大片市镇不可思议的幻发出幽幽的玫瑰色柔光。路边艺人拉起小提琴,无名的曲调,而我多希望是曼妙的歌唱Santa Lucia:

    看晚星多明亮,闪耀着光芒。
    海面上微风吹,碧波在荡漾。
    在银河下面,暮色苍茫。
    甜蜜地歌声,飘荡在远方。
    在这黑夜之前,快来到小船上。
    圣塔卢西娅,圣塔卢西娅。

    看小船多美丽,漂浮在海上。
    随微风起伏,随清风荡漾。
    万籁皆寂静,大地入梦乡。
    幽静的深夜里,明月照四方。
    在这黎明之前,快离开这岸边。
    圣塔卢西娅,圣塔卢西娅。

    一声声反复的吟唱里,恋人们依旧依偎一处,尽管余辉消退,暮色黯然,浪漫迷人一刻却就此凝结,只有“圣塔卢西娅,圣塔卢西娅……”在海风里飘荡……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5159149.jpg

    点击阅读全文进入

    去火车站买了次日去西耶那的车票,出站后,沿加里波第大街往西,有一片渔市。因为已是下午,开始收摊,顾客寥寥,地面被冲刷的湿漉闪亮,水产的味道依旧到处弥漫。摊主一边忙碌的收拾,一边对我们的不速而来表现异常兴奋,邀我们给他照相,向我们展示硕大的鱼头……。这一区域鲜有游客涉足,又在主要街道之外,对于当地人的热情并不敢报以亲近。尽管最具当地风情的市场是我们的钟爱,还是匆匆拍了几张就赶紧撤退了。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4771301.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自从到了意大利,几乎每天都要吃到匹萨,这已经是相当平民化的快餐食品,街头到处是Pizzeria,快捷、便宜,自然是我们的首选。来到那不勒斯,更是少不了要吃匹萨了。

    那不勒斯是匹萨的发源地,而本地最具代表性的又数玛格丽塔匹萨Pizza Margherita。背后的故事是这样的:据说19世纪末,意国皇后Queen Margherita来那不勒斯度假,因为喜食匹萨,请当地最有名的师傅即场手制了三款匹萨,其中以当地西红柿、莫扎雷拉奶酪和罗勒制成的匹萨最得皇后欢心,于是被赐名Pizza Margerita。而红色的西红柿,白色的莫扎雷拉奶酪,以及绿色的罗勒草,也正合意大利国旗的颜色,所以可算意式匹萨的头牌了。

    匹萨都是店里师傅现场制作,烤完热腾腾端上,咬一口,薄饼松脆,奶酪软滑,香草芬芳,西红柿清新,融在口腔,几种材料最简单的搭配,却无比丰富。

    午饭后,继续在旧城区逛荡,酒店的前台在我们的地图上划过个红圈,象孙悟空拿金箍棒画地为牢,告诉我们,圈外DANGEROUS,使我们不敢越雷池一步。而稍有试探性的逾越,就会有好心的摊主提醒我们注意,甚至警车都会停下,看我们把相机收到囊中才驶离。

    那不勒斯的美,不象匹萨,所有的馅料都浮于表面,要一头扎进深街小巷,去捡拾那些个弄长里短的琐碎……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4381722.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红与黑》里司汤达说“看一眼那不勒斯,然后去死。”歌德又说“朝至那不勒斯,夕可死矣。”我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那不勒斯就得和死牵上关系,虽然比邻的庞贝是座死城,可是那不勒斯,却那么的生机盎然。

    那不勒斯的血统并不纯净,先是古希腊人来到这片毗邻美丽海湾的温暖土地,并命名为Neapolis,“新城市”的意思;然后古罗马人、哥特人、伦巴第人轮番登场;到8世纪中期至11世纪,那不勒斯公国在此定都;12世纪被诺曼人统治的西西里王国吞并;之后,是德国施本家族、法国安茹家族、西班牙阿拉贡王国的统治。有这样复杂的背景,那不勒斯的混杂就不以为奇了。

    就象任何一座城市,那不勒斯也有它的两面,看似对立的两面。尽管只有不到两天的逗留时间,我们也愿意去探访广为所知“混乱的、肮脏的、喧闹的、贫困的、罪恶的” 那不勒斯的另一面。

    先去了国立考古博物馆(Museo Archeologico Nazionale)。古罗马的雕塑和镶嵌画印象深刻,许多是庞贝古城挖掘出的文物。不过,印象更深刻的是儿童免进的“Secret Room”。博物馆展示的陈列的是遥远年代的那不勒斯,鲜活的当下的那不勒斯,就一定在博物馆门外了。

    斯帕卡-那不勒斯,旧城最富风情的平民区,它的名字Spacca Napoli的意思是“将那不勒斯分成两半”,于是,你在这里可以看到那不勒斯的任何一半。大街上人来车往,嘈嘈切切,小巷里幽静深远,阿婆在弄口闲扯家常;涂鸦遍布墙头壁角,晾晒的衣物飞扬在头顶;传说中的那不勒斯人狡诈凶悍,却见乐呵呵的店主倚门召客。众多的教堂分布各处,宗教用品的商铺随处可见,还有当地特色的制作的各种圣经里的小场景:巴掌高的人偶,配上小巧精致的布景,演绎一个个宗教小故事,有的甚至会活动。似乎难以想象,看来无比虔诚的那不勒斯会和治安混乱、犯罪频繁牵连一起。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4383305.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跨越梅西纳海峡的时候,列车车厢一节节分离,化整为零,全部装进了渡轮。而乘客可以自由的下车,上到船甲板,吹吹海风,看看海景。天空依旧阴翳,雨丝细密,轻灵的扎入海面,漾起无数圈涟漪。海水颜色深沉,船桨搅打出的水迹却绿的通明,象是明艳的翡翠。

    那不勒斯在众多的旅行功略和游客口传中被描画成一个混乱、危险的城市。一出火车站,所有的景象就似乎在坚定的印证这一点。各色人等无所事事晃动,而以有色人种居多;杂物垃圾堂而皇之堆砌街头,而且似乎累积不止一日;广场上众多候车处,却没有明确的指示;问了几拨人,南意人的英语水平和我的意大利语水平不相上下,对话起来基本鸡同鸭讲。把要找的公交车写在纸上问寻,才终于登上了R2公交。

    车很挤,不得不和当地人一番亲近。亲近一番得到热心指点,到站下车。人生地不熟,少不得要问路,所幸那不勒斯人都还友善,于是一点点消除心中成见。

    旅馆并不好找,虽然当初在网上搜索,以价格从低到高排序,它是排名靠前,一下就找到的。看到小小的标识,进弄堂,搭仅供两人的微型投币电梯,在4楼蜷缩一角的前台CHECK IN,终于入住,房间非常的“紧凑”,小但齐整,那就凑活吧。盘算了一下,最终还是把钱以及值钱家当锁了保险箱才出门。

    黄昏时分,来到码头,隔着那不勒斯湾,远远的维苏威火山上,升起一轮明月,皎洁朗耀。周围并无群星辉映,稍显落寞。港湾里泊满游艇,密密麻麻的桅杆直指苍天,似是等待倦鸟的归林。有孩子和大人垂钓,看上去没什么收获,仍旧期许满怀守侯在钓杆边。月亮升的很快,这天是中国传统的中秋,月到中秋分外圆,和在国内还是国外当是没甚么区别。海水把这月光荡漾了开去,千江有水千江月,这海上升的明月,天涯也该共此时了吧。

    渡轮靠岸,闸口打开,倾吐出乘客和车辆,很快从码头消散,各自归家。月亮照在头上,竟有沁人凉意,也赶紧回家……

  •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4383549.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进桃尔米纳时,火车一路沿海岸线行驶,一座小小岛,紧挨滨海,有嶙峋礁石、有葱郁植被,泳装的男女坐卧其上,象是游离在世俗之外。只是车窗外的一闪而过,但是瞬间定格,黄耶鲁说我们一定要去看看,这个岛,叫“美丽岛”。

    离开的那天,起了个大早,徒步去往美丽岛。云层低垂,海水和天空一色阴郁,雨细细密密,催促脚步细细碎碎,沿海边公路走去。美丽岛安详恬静,阴云遮蔽了旭日,不忍唤醒安睡的岛屿。远远的拍了几张就回旅馆CHECK OUT。

    桃尔米纳的火车站,很小的规模,面向海湾。完好保留了上个世纪初Art Nouveau的装饰风格。日复一日,不知迎送了多少往来的人们,往来的人们从离乡的少年转眼成了返家的老汉,往来的车辆从大口喷吐白汽的老式机车转眼电气化了。而车站,一如既往保持优雅古朴。

    太阳出来了,斜斜的照进候车室,老伯倚着高背的雕花长条椅沉沉的睡了;男子把皮包放在脚边,悠然抽起了第三支烟;火车没有来,几个罗马尼亚的学生和几个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为车站的邂逅兴奋的交谈。火车晚点到达,以不紧不慢的节奏进站。

  • 上一篇增加了10张照片,因为说的是“细节见真章”,相关的图片却不多,虽然见微知著,但如果不堆砌些图片,恐不够说服力。

    绚烂归于平静,平静愈发灿烂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3581884.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4月9日广场位置正好在“梅西纳门”和“卡塔尼亚门”的中间,走累了的游人自然而然注入广场,放缓进程,从容懒散。早前有好象是《城市画报》提出“MILD生活”的说法:是那种温和、清淡的生活境界,不着痕迹,不浮躁,不矫情,不浓艳,不奢华的人生态度,将生活返璞归真,回归自然,享受温尔、淡雅、沉静的惬意。广场一面临海,可以眺望海天一色。在花团锦簇的露天吧,要一支红酒,移植了“花间一壶酒”中国雅士的闲韵,凭海临风,欧洲人似乎骨子里都浸透了MILD生活的精粹。

    我们也挑了个位子坐下,没有服务生过来招待,桌上的酒水单把我们哄跑了, money的M底气不足就难享mild的M。还是回主街上喝咖啡,去除了海景的额外附加费,这里的咖啡只要2.6欧,于是心境平和许多,一样的MILD享受。

    出“卡塔尼亚门”就是主教堂广场了(Piazza del Duomo)。教堂不大,外表也朴素,广场中央有雕塑喷泉。去边上的邮局寄了明信片,又回了4月9日广场。天色渐晚,云层很厚,把落日紧紧压迫到火山后面,隐隐迸发出桔色的光华,象是沉寂了多年又欲图爆发。

    一个小姑娘搂着铁铸的古典路灯柱,和我们的镜头做hide and seek的游戏。日落无声,绚烂归于平静,平静愈发灿烂。

     

  • 他们把生活的热爱倾注到每个细微之处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3433018.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今天的早餐相当丰盛,吃饱喝足却不愿消耗体力再次爬山进城。拿了时刻表,在小站等车,上山的巴士却招手不停,后来想是因为都满员的关系。只好到火车站,才得以上车。一路上坡的回旋道路,司机开的老练扎实。许多急弯处都是要转了一半再倒车一点才能过弯,完成的丝丝入扣。

    先去希腊剧场。先前说过,公元前8世纪至前3世纪,西西里处于希腊的统治,岛上也就遗留了不少的希腊古迹,像阿格里真托的神殿,还有这桃尔米纳的希腊剧场。

    和大多数希腊剧场一样,呈半圆形,利用了山坡的地势,以舞台为中心,观众席放射状逐层升高,舞台背后是门楼建筑。桃尔米纳剧场引以为傲的一点是,观众席面对湛蓝的爱奥尼亚海和壮观的埃特纳火山。舞台和观众席都铺设了木板,这个剧场在建立2000多年后的今天,依旧在使用。木板铺盖在遗迹上,历史的废墟依旧绽放艺术的活力,让我想到雅尼在雅典卫城的现场表演。

    游客们多在这里席地而坐,舞台空无一人,天空、大海、火山的背景却值得气定神闲地欣赏一下午。正应了手上《国家地理-意大利》里的一段:“我见过到桃尔米纳游览的不同类型的游客——懒散的、不诚实的、高傲的、虚荣的和易怒的——但当他们一登上位于埃特纳山对面的希腊剧场时,所有的怪癖都荡然无存,都成了安逸度日的游客”——沃尔特-斯塔基。

    出剧场,进“梅西纳门”就算入了城。整个城区是东西的狭长形,东门“梅西纳门”,西门“卡塔尼亚门”,分别以桃尔米纳左邻右舍的两个城市命名。按照一向的习惯,中央的翁贝托一世大街昨天逛了,“不走回头路”,就专拣了旁门左道走。

    只是转个巷口,就再没纷扰的人群。鲜花在墙头安静的怒放,彩绘的陶罐延着阶梯一级级排列,刷了夺目色彩的墙壁挂串柠檬散发芳香,猫大摇大摆的走过,对一切都不理不会的超然。这里的人们象所有的西西里人一样慢条斯理的过活,热爱这片土地如同夏日炙烈的阳光,并把这份热爱倾注到生活的每个细微之处。

  • 天上的街市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63178381.jpg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极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11:35的火车,途中梅西纳转车,下午4点多一些就到了桃尔米纳(Taormina)。车站很小,却分外漂亮,像是多部电影里的场景。因为身负行李,决定离开时再拍些照。

    沿山下的公路走10多分钟,到了预定的旅馆。房间推窗望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虽然海子的这句诗已经滥调到房地产广告用语,但用来描述窗外景色,再贴切不过。

    中心城区在山上,从旅馆走去有15分钟多的山路。曲折坡陡,三步一停。所幸每次歇脚,可以回望大海,离脚下愈来愈退远,拍打的涛声愈来愈轻柔,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喘息。

    山上是别样的一番世界,有年份的小楼鳞次栉比,工艺品店、餐馆、咖啡吧、时装店,一家紧挨一家,而游人如织,在这一家又一家里流连。

    橱窗熠熠发光,满当当铺陈各式的货色,而每样又都是花费了心思精致的摆放。看中了个不大的碗,透明的材质,一小幅红色的渔网嵌在里头,而其上还零星坠着十几枚微小的海星和贝壳。满心欢喜看店员小心包裹起来。

    天色渐暗,沿主要的街道翁贝托一世街(Umberto)就到了4月9日广场(Piazza IX Apile)。仲夏的傍晚,海风驱散白天的暑热,散步或者在露天吧要杯冰镇的白葡萄酒都是件惬意的事。教堂和附属的钟楼墙面被灯光笼罩了层金色,点点星光下的街道灯火璀璨,往来人影攒动,梦一般不真实,似乎置身于天上的街市。

    在小巷里众多的餐馆挑了家坐下,等上菜的时候一小块一小块撕了面包,蘸了橄榄油送进嘴,再喝口冰沁的汽泡矿泉水。几天下来,已经熟悉了这样的程序。

    月亮被一圈鱼鳔样的云絮包围,景象奇异。月色下悠然自得的浮华桃尔米纳的晚餐,而白天还在炽热阳光下穿行于破败巴勒莫的街巷,感受同样奇异。

    回程依旧选择了来时的山路。下坡轻松了许多。有那么一段,路灯out of work,而月光清朗,竟能在身后投射清晰的影子,照亮回家的路。山脚下的爱奥尼亚海深不可测的颜色,明月的辉照下闪闪发亮,白白说和“BIG BLUE”一式一样。

    步伐飘忽,踩着月色回旅馆。愿梦中的大海有海豚轻盈一跃,把海面连同月光一并击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