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好多“金猪宝宝”啊~真不明白怎么还会闹猪荒,猪肉大涨价的~~

    礼拜六黄耶鲁给她同学照了金猪宝宝;礼拜天庄哈佛给他同学照了金猪宝宝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Nagarkot纳伽阔在加德满都以东30多公里的山区。pengpeng当初竭力向我推荐,这是个消沉的好所在,每天无所事事,发呆、看雪山……我们从巴德岗的洒红节突围,打了车直奔纳伽阔。

    预订了farmhouse resort,因为没有具体的地址,只能让司机开车上山一路寻找。沿途是零散的各个旅店,无一不标榜自己的mountain view。而最终到达farmouse,是这条盘桓向上山路最hi,最end的一家旅馆,也果然是所有旅馆中Hi-end的一家了。

    farmhouse是一位Sambhu K. Lama创建,所以整个风格是藏式的。房间不多,一排两层,建在植被严密的坡地上,而坡地就坦荡荡直面喜马拉雅山脉。我们的房间是此行最奢侈的,50美元/晚,不过每间房都是落地的玻璃门窗,躺在床上,满眼就是雪山风景。这才是farmhouse最奢侈的享受吧!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7-08-21

    牙签到手 - [拍拍拍]

    这几天忙的昏天黑地,睡了没几个钟头,一早赶去外滩拿到西班牙签证,心里总算小小伊比利亚半岛阳光了下……

    RICOH GRD  2007-08  Shanghai

  • 如图

    RICOH GRD  2007-08  Shanghai

  • 加都逛的走投无路了,这天早上叫了个车,去近郊的budhanilkantha。这个印度神庙出名的是它的毗湿奴雕像,和所有其他印度神妙里毗湿奴神像不同的是,这尊是卧像,而且是卧躺在水中。

    毗湿奴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传说毗湿奴躺在大蛇阿南塔盘绕如床的身上沉睡,在宇宙之海上漂浮。每当宇宙循环的周期一“劫”(相当于人间43亿2千万年)之始,毗湿奴一觉醒来,从他的肚脐里长出的一朵莲花,其中诞生梵天,开始创造世界。而一劫之末,湿婆又毁灭世界。毗湿奴反复沉睡、苏醒,宇宙不断循环、更新。

    budhanilkantha的毗湿奴神像就是反映这个传说。这座像完成于公元七、八世纪,约五米长,祥和安静地躺在水池中,巨蛇阿南塔盘成的床上。阿南塔的十一个蛇头簇拥环绕在毗湿奴脸庞周围。毗湿奴的四个手,分别持法螺,莲子,权杖,轮宝。

    到了神庙不多久,正是早上9点,每天的祭祀仪式准时开始。只有印度教徒才可参与,不过隔着栏杆,可以观看的一览无余。十分有趣的是,整个仪式和女人早上的化妆过程很是相像。在一众人的吹吹打打伴奏下,两个青年男子爬在神像上,用水给毗湿奴卸去昨天妆容,然后用牛奶洗脸,再用金、红描画眉眼嘴唇,然后戴上花冠,并用香薰轻拂……毗湿奴阖目闭唇,一副享受spa的样子:)

    完了后,排队在外的信徒依次进入,洒上花、红粉等,并触摸毗湿奴的脚,虔诚朝拜。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7-08-12

    国产smart - [搜搜搜]

    终于在街上捉到“小贵族”了,当然所有该有标志的地方都改成了奔驰,这样猛一看和smart别无二致。上海车展的时候特意看了这车,蜂窝煤也一度想做回贵族,毕竟这车价只比一张上海车牌那么块铁皮贵2K啊~~要是停车费也能按车的所占面积来收,打个对折,那可就值得拥有了!

    RICOH GRD  2007-08 Shanghai

  • 老早就在猫妈这里看到即将消失的老街,心动不已,咳,人就是贱,总是要消失了要不见了要没有了,才恍然要去走要去看要去拍要感慨。前一阵看重庆暴雨冲毁了渣滓洞,才后悔喋喋,到了重庆也没走聂老师安排的红色线路,去“革命圣地”。

    总之要离开重庆的最后一天,指名道姓私房之旅不能没有即将消失的老街。猫妈扯了张纸,细致无比画了线路,基本上把这纸别在身上,不用开口,5岁的孩子都能顺利一日游然后被完整送回家。

    纸上是这样画的,再次复述出来,也供想在老街玩消失前去一游的同学收藏:“家”(打车)--观音桥--建新东路(工商银行)817车站--坐817到终点站,望江厂----步行,问路,约一小时,沿途可拍----(去大兴场的)码头--摆渡---大兴场---问去南坪的车---上新街(索道)--解放碑(打车)--菜园坝水果批发市场--4:30到“家”。完美的路线,后面去水果市场是黄耶鲁的强烈要求,因为在重庆天天吃水灵沙甜的枇杷,临走想捎带一箱回去。这个完美安排略微的补充一点,到望江厂同样有7字头的车,我和耶鲁不暇思索跳了上去,后来才知道重庆的7字头车危险,翻过几次,掉下桥,坠了江,埋葬了不少人~~所以猫妈没有建议,写了8字头的车。

    沿途顺利不表,来到这条“即将消失的老街”:就是大兴场,一条其他地方已经消失不见,而这里依旧生气活现的老街。先上老街茶馆,在里头要了两瓷杯茉莉花茶,和孵茶馆的老爷子们泡时光,把渐生的烦躁轻吹口气,拈了杯盖刮浮起的茶末般撇去……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7-08-04

    大声展 尾声 - [搜搜搜]

    今天是大声展的最后一天,再不去的话,又会像上届一样错过了。据说上次的展地很局促,这次借大宁国际商城,大声展,终于大伸展,占据了酒店的4个楼层和车库的第八层,还有些零星散布商区。

    走马观花看了圈,时间有限,错漏了很多装置类、声像类的作品,也可以是说故意错漏的。上海折腾过那么几次双年展,多媒体展,虽然没全去观览过,也足够把我仅有的对这类新艺术的新鲜感消磨掉了。而且似乎有那么点幽闭恐惧,对一个个小黑屋里莫名的声像也很排斥。

    不过这其中辻川幸一郎(Koichiro Tsujikawa)的CG录像作品还是非常喜欢,那些随着音乐节奏队列舞蹈的方糖十分有趣,印象深刻的原因是这段在某个CG动画DVD里看过。

    其他有印象的包括北京尚盈、郑州巧克力橙子、新加坡常锦超的插画,广州my little dead dick、编号223的摄影,上海qT的浴缸沙发,伦敦吴明伦的时装和椅子,还有英国和日本专题里的一些东东。这些并不如许多展品注入了故作深奥的主题,或是花哨的形式,反而简单轻易获得喜欢。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加德满都谷地的三座古城,作为昔日的皇都,都有一个杜巴(皇家)广场。每个广场的每个早晨,不厌其烦地上演相同的一幕。 人们给无处不在大大小小的神像抹红粉,献上米、水、花饰,绕行神庙祈祷,叩响高悬的铜铃……我不知道每一步骤具体的含义是什么,只知道每个举动都是诚心真意,每个眼神都是纯澈明净。清晨短暂的静好很快会消退,广场又将被喧嚣嘈杂充斥。人群渐渐密集,而这静好又似乎不会消退。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7-08-02

    和223混了一把 - [搜搜搜]

    早前223向我索稿,主题是“混(remix)”,捡了几张当初随拍的照片,敲了几段字过去。现在,杂志出来了,独立杂志,叫TOO Magazine

    TOO Magazine

    無規條先進風格誌
    ART / STYLE / CHINA / WORLD

    Vol. 01 / Remix Issue / Summer 2007
    Published byTOOGroup, China
    Copyright© 2007TOOGroup

    TOO》,一本獨立製作和出版的雜誌書,立足國際化視野的時尚、流行文化、創作和生活方式。它是多變的,不定的,反陳腐和老套的,摒棄低級商業趣味的出版物。中英雙語。創刊號大16開本,200頁。於國內大陸和香港臺灣,以及一些國外城市獨立發行。

    First Issue___混_Remix
    全球25達人“混”創作
    TOO×紐約《Theme》雜誌50問
    多倫多Hip-hop推手SIP
    混時尚設計大師5人
    John Galliano後臺曝光
    專訪日本藝術團體“明和電機”
    日本藝術家木村匡孝
    日本插畫師Kinpro新矢千里
    編號223,my little dead dick,Young Ou,青頭一,Nicoline,門小雷作品…

    Remix Issue Contributors
    Andrea Kwang, Winson Young, 馬啦Lala Ma, Digitalgroove, Sanpig, Rubeary, 楊洲, Essochateau, 林竹, My little dead dick, 擦, 馬思亮Siliang Ma, 青頭一Yiki Liu, Paul Herbst, Nicoline, 門小雷, Jovi Xu, Ceilen Lau, Linlin@Jellymon
    , death by chocolate, Nick Barham, Rodney Evans, 李敢記, William Hundley, 莊羽, 曹方, 張碔(第十個), 龍貝妮, Joanna Skrzypczak, 兩兩一樹221tree, Kat, Henli, Blackie, 阿話, 蔡鳴Greenwall, 創克斯Trunks, 大凡, 茆穀光Mark Mao, 小池晋, 小季, 非常廟, 小金寶, John H Lee, Tae Yoon, Hannah Lee, Jordan K, Thomas, Alex So, Eamon Lane, Rebecca Smeyne, 羅浩, Min, Anny, 林笛Lem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編Editors in chief:編號223(Beijing) / 愛米(Guangzhou)
    視覺總監 Art Director:區楊(London)
    采編創作 Editors:Nini (Taipei) / Siya (Toronto)

    更多详情和创刊号内容请点击TOO网站:
    www.toomagazine.com

    图片转自223,充当杂志架子的应该就是他本人吧

  • 2007-07-30

    最酷的高温天 - [搜搜搜]

    昨天上海39.6度,今年的最高温,平了63年来上海最高温

    在这个最酷热一天的最酷热时段:下午2点,参加了blogbus办的最酷冷的活动ABSOLUT ICEBAR爬梯

    活动介绍

    是否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体验中国第一家Absolut IceBar夏日寒冰?BlogBus冰蓝Party日期已定,在7月底最热的一天——7月29日下午2点,BlogBus将联手Absolut IceBar ,从众多申请者中抽选出的50名幸运用户,一起到 Absolut IceBar 体验酷爽之旅:从吧台到墙壁、桌子,甚至盛鸡尾酒的杯子,全部用来自北冰洋的冰雕成——体验寒冰中的艺术时尚之旅!届时,您不仅可以体验"亚洲第一冰吧"带来的酷爽感觉,享受“43.72吨极地寒冰 + 改成7种口味的绝对伏特加 + 1份北极风情 + 无限的都会潮流时尚”在终年零下5度的无限度广场调配出来的BlogBus' 鸡尾酒,还能与BlogBus活跃用户来个亲密接触,更有机会赢取精美大奖! 

    ICEBAR就是个大冷库,零下5度,吧台、墙壁、桌子、沙发都是冰的,虽然我和广大网友一样有抢沙发的陋习,但冰做的沙发还是没敢坐,因为不仅讨厌热脸贴个冷屁股,也不喜欢热屁股贴个冷冰面。

    每个进入ICEBAR的顾客都会发一件御寒的斗蓬,不过我还是怂恿耶鲁甩了斗蓬,来个“冰川天女”。鉴于我和耶鲁都不喜欢在博里露脸,就这样“不要脸”一张了……

    RICOH GRD  2007-07  Shanghai 

  • 说道“山城步道”,猫妈和钢笔铜铜表示不知道;而聂老师也居然说没去到,真是稀罕,重庆竟然还有地方能逃脱聂老师的脚底心。我和黄耶鲁那就先插一脚,抢跑道去了,报道下小道的消息。

    步道其实也建了两年了,在渝中半岛的山坡上,穿越重庆的中心老区,全长约1.8千米,由北向南,依次经过市外科医院(原国民党政府立法、司法院)、抗建堂、菩提金刚塔、石板坡、第一水厂水塔、鱼鳅石、法国仁爱堂旧址、山城巷。

    我们两个出了老街戏茶楼,从山城巷的口子上。天黑后走岔了,石坂坡下的,后面的几个点都没踩到,只算走了半条道,半途而废啊。猫妈,以后的路,就交给你们走了!

    步道建造的很不错,方整的木条架设,走长路坡路也不觉着累,算是对腿脚非常友好。山上有成片的居民区,依山而建,俯瞰长江,在香港的话这样无敌海景山中楼房可是豪宅了,不过重庆这边同样的地理却是棚户区。棚户区却没有像对面江北一样被地毯式拆迁,略加修缮,保留了下来,把个老重庆原生态呈现。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7-07-24

    farewell T - [搜搜搜]

    某个同事的farewell party,公司特别制作的T,印了部分亲密同事头像,和这句触目而赏心的slogan。虽然广告公司里来来去去最过平常,离去时能有这样的待遇却也不平常。
  •  夜幕沉重,广场上的生活剧还没落幕。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