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贾沙梅尔虽然原先是东西贸易交流中的枢纽,但随着苏伊士运河的开通,而后印巴独立后的各自封闭,风光不再,城市人口萎缩,现代化进程也停滞不前。不过,对于我们这样的旅行者,完好保留的风貌更乐于接受。贾沙梅尔虽说是荒漠中的城市,然而要真正体验沙漠生活,还是要往更纵深去,距贾沙梅尔南部50公里处有个叫库里(khuhri)的小村庄,就完完全全保持着似乎几个世纪来都没多大变化的生活方式。

    初来乍到,这个小村感觉平淡无奇,就像是一路经过无边荒漠的垂直延伸:沙土覆盖的村中小道,黄褐色的宅院墙壁,干枯灌木丛搭建的屋顶。一如既往的沙漠色。下了车,到几户人家串串门,才惊异地赞叹:单调,并不是沙漠的全部!

    这里的人们用石块砌筑起房屋、墙壁,然后把牛粪和上泥涂抹,使之光洁平整,各个转折也显得圆滑。这样无论从结构还是颜色,都和沙漠的环境融合的无比自然。但是每逢节日或者婚嫁喜庆,妇女们会装饰自己的房屋,画上称为mandana的图案,她们说:“我们画的花朵与树木让人忘记了沙漠的干旱。”

    点阅读全文进入

  • 看过吕楠的《被遗忘的人——中国精神病人生活状况》,是个人认为他的三部曲里最上佳的一部,当初翻看的时候,被许多画面深深震到。一直诧异为何这些精神病人无法得到妥善的医治和照护,这两天看了新京报的报道,才大悟,原来精神病院的主要对象是上fang者……

    吕楠的作品

    谢致梅的女儿谢群英,24岁。她家付给精神病院的住院费已用完,精神病院便把她从正式病房搬到这间废弃的屋子,她的生命已奄奄一息 。

    陶世茂,22岁,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寒假回家首次精神病发,杀死母亲,打伤父亲(左)。恐惧的家人把他关进石头房。每天为他送饭的是最疼他的85岁的奶奶。

    相关阅读

    让所有人都精神起来 ——李承鹏

    你是上访者,还是精神病?——赵牧

    山东新泰多名上访者被强送精神病院——新京报

    斯大林定律:持不同政见者则等于精神病患者——南方网

    作为暴力机器的精神病院——连岳

  • 家对岸原先的厂区全部拆迁了,新建成的绿地刚开放,搞了个叫“中国姿态”的雕塑展。来看的都是周边大伯大婶,像闲暇时逛超市一样。“格啥么子?老好白相格⋯⋯”“油,格哈无作⋯⋯”大伯大婶像对超市里的蔬菜瓜果品头论足。

     

    点阅读全文进入

  • 上海M50

    北京四惠桥(转自和菜头博客)这个头像挺想印到T-shirt上的……

  • 2008-12-03

    法罗片断 - [意、葡、西]

    葡萄牙东南直抵西班牙边境,一路是160多公里的海滩,散布着许多小镇、渔村,是葡萄牙主要的度假胜地。在从里斯本前往西班牙的中途,我们选择了法罗稍作停留。法罗是这一片区阿尔加维的首府,不过我们能搜罗到的资料寥寥,到达之后也就随遇而安,且行且看。好在老城区也不甚大,三个人干脆分头行动,还“偶遇”了好几回。

    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8-12-01

    复兴公园 - [上海]

    星期六黄耶鲁去复兴公园里加班,咳,不是钱柜:P   陪她一起过去,然后一个人在复兴公园里转转。阳光如此之好,光和影熔化渗透,觉得自己也快熔化了进去…… 

    点阅读全文进入

  • 孟买的连环恐怖袭击已经造成了130人死亡。从印度回来已经一个月了,还是对那里发生的一切非常关注。在德里的2天,就听闻几起爆炸,其中一处就在我们计划要去的一个景点附近,结果由于爆炸而关闭,我们也没去成。不过,在印度的感觉还是非常安全放心,人们都热情和善,走到哪里都有人用英语或者日语甚至韩语向我们问好……唯一有次是在瓦拉纳西和当地人有比较激烈的言语冲突,是个出租车司机,在我多次质疑甚至中途停车求助警察后,依然把我和耶鲁载到和目的地完全另一方向的一处。扔给他开价的四分之一的钱,争论中提高嗓门,他也就悻悻地离开了,当时有点小怕他会有暴力举动。

    在德里或者孟买、加尔各答这样的大城市,不乏成片的贫民窟,有些就是极其简陋的路边靠墙遮片布而已,觉得就像上海旧社会传说中的“滚地龙”。许多人的生活状态可以用赤贫来形容,据统计印度目前有3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美元。但是印度也不乏超级富人,在焦特布尔就参观了号称世界上最大的私人住宅。《福布斯》杂志说,最富有的5名印度人总资产累计(248亿美元)要高于英国前5富(242亿美元)。当然,绝大部分的还都是穷人,然而,贫乏的物质生活似乎无法抹去人们脸上的无尽笑容,这总让我们感叹不已,最后归结为印度教视物质为虚无,追求精神世界的富有……只是隐隐觉得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像不断扩深的沟壑,迟早造成两边的倾塌。

    这次的孟买连环恐怖袭击,印度政府一如既往归责于“某个邻国”协助和窝藏宗教激进分子。但是也有学者指出是印度的贫富分化为社会动荡埋下了种子。我们为中国的经济成就自豪,羡慕印度的民主制度,奚落印度的贫困与肮脏,不解印度人对信仰的虔诚……即便如此,中国和印度还是有着很多相似,比如,贫富分化,分离势力……只能期望在中国的矛盾激化不会像印度这般剧烈爆发。

    在乌代布尔街头拍的照片。少年和玩具手枪。

  • 2008-11-27

    蚊子 - [搜搜搜]

    举报:国家机密竟遭如此公开!

    Ricoh GRD  2008-09  MOCA当代艺术中心

  • 忙碌连着忙碌,阴冷接着阴冷。翻翻去年葡萄牙最后一站的照片,缓缓流淌的静慢时光,柔柔洒照的午后暖阳……就握一杯红茶,上些南部小镇法罗(Faro)的片吧。

    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8-11-25

    不景气 - [搜搜搜]

    不景气气势汹汹的来了,于是对无穷无尽的加班加点少了许多怨气。不景气的时候,如果学不了索马里海盗,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宅”。加入伟大光荣正确的御宅族,栖身网络的虚拟世界,捱过不景气的冬天。不过上网千万别超过6小时,不然按照刚出台的《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就该进精神病院。不景气的时候,程亮用不景气来聚人气,在各行业关门大潮中逆势开了网站,就叫“不景气”。衷心地祝愿他的网站早日关门,谁让他承诺“沪指重返6000点,这个网站就关闭”……

  • 除了城堡外,贾沙梅尔另一处最不可错过的就是Haveli了。Haveli原本的意思是“被围住”,指的是豪华的府邸建筑,一般音译作“哈维利”,也有台湾人翻译成“好美丽”。不过,这样的建筑用“好美丽”都不尽表述。这些哈维利都是19世纪时贾沙梅尔的富商和政要争相建筑的,互相攀比,极尽精工。贾沙梅尔特有的金黄色砂岩由重金聘用的穆斯林能工巧匠雕琢拼嵌,每块墙面、每扇窗棂无不密布细致精美的浮雕,其中一座哈维利的主人帕特旺甚至放出这样的豪言:“如果你能找出任何一块没有雕花的细微墙面,我就愿意把整栋楼毁掉!”

    点阅读全文进入

  • 上周末参加了芝华士“骑士风范”全球首发庆典,是在“1933老场坊”那个地儿。“1933老场坊”这个名字有点耳生,不过06年有朋友去过,发了些图1933老场坊周边影像记录,我知道那就是4年前我们曾去探访过的“杀猪场”!翻了翻以前的几篇,在“杀猪场”杀菲林——探上海工部局宰牲场(一)(二)(三)(四),年代久远,图片链接都掉了。蜂窝煤04年夜访之后,去年重返,贴了杀猪场复活,点名要我故地重游,最好原角度原机位拍些照片玩广告人最滥用的before & after。只是这次参加活动前极忙,没时间翻以前的照片,不可能原角度原机位,只好大概拍一些,和之前的并置看看。

    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8-11-11

    photoshop CS4 - [搜搜搜]

    Photoshop是我天天用的工具,用来给图像造假的工具。最新版本的CS4出来了,雅加达Bates 141给它做销售广告,假造了一个photoshop的界面。

  • 之前就说过,印度是个颜料罐打翻的国度,看看我们一路走来这些城市的浑号吧:焦特布尔——蓝色之城,斋浦尔——粉红之城,乌代布尔——白色之城,贾沙梅尔——金色之城。不过拉贾斯坦省的这些有色城市,听上去五色纷呈,其实一个名字可以总括:“灰城”。在“天堂”遭遇了也是来自中国的游客,说起坐火车到达贾沙梅尔的经历,他的形容是车到站的时候,半个身子都埋在沙子里了~~他们坐的是无空调的普通车。

    即便如此,相对于其他几个地方,贾沙梅尔被授予“金色之城”还算名正言顺。每当日落时分,黄色砂岩筑就的城堡就被镀上辉煌的金色,苍茫荒漠神话般矗立起一座黄金城池,闪耀着不应属于这世间的光华。

    点阅读全文进入

  • 一直有意无意拍些“黄色”照片,之前贴过些,在豆瓣也开过“黄色”照片的相册。印度是个颜料罐打翻的国度,自然也拍到些黄的可以的片片。前两天看到《连线》(wired)杂志的的一个专题 “十张最佳’黄’色照片” ,转贴过来,看看老外的黄片。个人特别喜欢第二和倒数第二两张,前者黄的很张扬,后者黄的很隐晦。不过第四张实在没看出黄在哪里了,难道我的眼睛还不够色?

    PS. 上一回有网友FT留言,给了个国家地理的黄片专题链接,NG一惯很黄,logo就是个黄色画框,要把一切图片用黄色框起。

    点阅读全文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