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天看了马特·达蒙(Matt Damon)和凯西·阿弗莱克(Casey Affleck)的一部片子“GERRY”,两个都是我喜欢的男演员,两人本身是好友,也凭“心灵捕手”的剧本拿过奖,对于“创作型的演员”,一向佩服的紧的。但这部片让我从期待变疑惑到失望,最终出离愤怒,几点不得不说。

    “极端极简主义”(ultra-minimalism)

    极简主义是我非常喜好的设计风格,自己家装修时幻想搞一把极简的,当然只能想想而已。这是我第一次“欣赏”了极简主义的影片(恕我孤陋寡闻),而且是“极端极简主义”,我想,电影,还是离极简主义远一点吧。103分钟的片子,剧情用一句话就可以讲的明明白白,我查了网上,此片归类于剧情片,真是大大嘲笑了其他跻身这一类别的片子。无穷无尽的长镜头,无穷无尽形容的是镜头的长度,非长镜头的数量,导演加斯·范桑特整个片子镜头用了不到个,可以说是超长长镜头吧,5分钟乃至10分钟只看到两个GERRY(片中2人都叫GERRY)走、走、走……没完没了地走,象是要走一辈子

    皇帝的新装

    任何大赞“这是对传统电影的一次有意义的挑战”的影评家们,对不起,我要说这部片子什么都没穿,这是我的实话。

    忍耐力的挑战

    看过半小时后,我终于忍不住摁了快进,在快进了10分钟后,又忍不住摁了4倍速快进,即便如此,看到他们在盐地上行进的那一段时,我还是怀疑自己摁没摁快进键,因为4倍速快进下,画面也没什么跳跃感,两人依旧不慌不忙走路的样子。据说圣丹斯电影节上,这部影片也让半数以上观众离场,也是忍耐到了极限吧,剩下的半数估计早已进入梦乡了。

    配乐

    本片的配乐由极简主义的代表人物阿沃·帕特担当,幸亏,配乐没有被极简到只剩单一的音符和节奏,不然敲木鱼和弹棉花都可以披上极简主义音乐的外衣了。
  • 1天卖了1000多串,你说,他能不乐成这洋么?
  • 在看《世界当代摄影家告白》,第一个出现的就是荒木经惟,这个日本摄影界最前沿的人物,留着两撇八字胡,戴圆墨镜,两鬓头发烫成上翘的猫耳状,一下让我联想到最负盛名的设计大师philippe starck,第一次看到他照片也是让我忍俊不禁,太像猫了。

    左为philippe starck,右为荒木经惟
    除了他们,设计界和摄影界没人能比pop star们风头更劲的了。


  • 2003-12-13

    偶记

    做自己影像的主人

    在看shadow sucker的小z星期四寄送给我的“i will be your mirror”

  • 2003-12-12

    城市天空-2

    慢慢积累一个城市天空系列,天网一样的天空,我们是笼在网下垂死挣扎的鱼

    上周日拍
  • 2003-12-11

    茂名路|下午

    茂名路属于夜晚,没有了灯红酒绿、没有了纸醉金迷、没有了型男索女,白天的茂名路洗尽铅华判若两人。看着酒吧墙上脚手架的冬日暖阳的投影,投下的是优雅的美感,让人不敢相信夜晚迸发的激情。
  • 2003-12-09

    红。






    色彩是影响人的心态的,大学读书的时候学室内设计课时书上说的,室内家居最忌大面积的红色了,会让人焦躁,应该是讲的没错的,看现在公司整面墙都刷大红色,brain storming room干脆整一个小红房,所以公司人人加班到痴狂,不疯魔不成活。
    然而,星期日的午后,歇脚在庄家,对着这样的一片红,包围着我的只有平和与安谧,红也可以是不热烈的、不闹猛的、不亢奋的,只要这个下午不加班。心态也影响色彩。
  • 下午的游戏是玩捉迷藏,我和黄耶鲁商量好,躲在扫地阿婆放扫把的小屋子里,嘻嘻,其他小朋友一个一个都给找到了,还是没人能找到我们,我们两个真厉害阿。又过了很久,外面变得安静了,我们故意弄出些声音,可是也没人来找到我们,我们就自己出去了,小朋友一个都不见了,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大概被巫婆抓走了吧,还好我们藏的隐蔽,巫婆没找到。我们好开心,幼儿园里一个人也没有,可以随便玩。黄耶鲁要荡秋千,我就帮她推,荡的老高老高,她说还要再高,可是我推不动了,就去玩滑梯,她自己扭来扭去想荡的高一点,但是却荡不上去了。没有阿姨管真好,可以从滑下来的地方倒爬上去,再去骑马,也没小朋友跟我抢,骑了马骑猴子,骑了猴子骑山羊,在我倒骑着山羊假装和老虎在搏斗的时候,忽然看见看门的王伯伯提着黄耶鲁的领子冲我走过来,我非常惊喜:“王伯伯你藏的也老好的,没给巫婆抓去喏。”“啥个巫婆不巫婆格,格里块是幼儿园晓得伐,啥宁娘纳两个杜宁自说自话进来啊?!”
















    1、2、3、5黄耶鲁拍 4、6、7、8庄哈佛拍
  • 2003-12-05

    虚荣

    这一周非常忙,连大家一致认为“质与量俱佳”的蜂窝煤也放慢了更新的步伐,把一周的作业浓缩为周记,和他一样忙的我,反其道而行之,把一天拍的片子分拆成了几天的作业,满足了小小的虚荣心(这也是近来在与老板不断review工作的过程中积累的经验)


    这张椅子表明咱中国人也是有创造力的,完全满足莫康孙关于“旧元素,新组合”的广告金律。

  • 2003-12-03

    爱漂浮



    羡慕水上的人家

    幻想有一天

    我和黄耶鲁的37号楼

    突然与小区分离

    漂浮在苏州河上

    向东方驶去

    就象underground里一样

    还伴着欢快的手风琴

  • 2003-12-02

    质感

    质感这个词,真是那么有感觉,什么东西会没质感呢?没有吧,可是你可以用质感这两个字去说一样东西的好


  • 昨天中午出门,揣了黄耶鲁的小相机,冬天的衣服宽宽大大,兜里就可放下,拍的时候拿出来一指就行了。走了条平时不常走的道去地铁站,顺手就照了几张。


    城市的天空在流失,补丁似的东一块西一


    城市的植物已经向直立行走进化了
  • 襄阳路人很多,特别是很多的人向很多的老外兜售包包表表。逛完了很饿哦,就去后面的博多新纪,真奇怪,博多总是哪儿弄堂深就往哪儿钻,这家也是,藏功真好。人也不少,看来酒香不怕巷子深呐。门面虽小,内里倒也宽敞,不是宝庆路那家可比的,而且看来主打的是海鲜,抬头看看顶上的装饰就晓得了。


    点了每到博多必吃的盐锔鸡,上次在宝庆路没吃到的金针菇肥牛煲,猪手玉米萝卜汤,尝试了甜点红豆双皮,双皮就是牛奶打了蛋青蒸出来像豆腐脑一样的东东,有点怪怪的,不过只要有红豆,我是不会觉得不好吃的:赤豆棒冰,赤豆粽子,红豆西米,就算粉身碎骨不成形的红豆冰、豆沙月饼统统是我的最爱。

    买单走人,老板和黄耶鲁打了招呼,老友般热情,让我很郁闷,三年前可是把宝庆路的博多当家常便饭吃的,还订了他们半年的便当,去愚园路店时也曾得到免费的汤的馈赠,现在怎么相逢不记曾相识了?(不是想贪个便宜,让他把我们点的汤再免单),难道这几年,黄耶鲁容颜依旧,而我已乡音未改鬓毛衰?郁闷ing……
  • 2003-11-30

    填色游戏

    下午逛了襄阳路,发现一间好玩的铺子,买了他们一个哚拉A梦的活页记事本,黑白的连环画形式,converse的牌子,和一星期前在东touch上看到的一双coverse All Star的鞋是一样玩法的,可以自己拿马克笔上色,先在电脑里上了色,效果如何呢?是黑白的单纯还是彩色的缤纷呢?我也判断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