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30

    岛-忆像 - [厦门、重庆]

    因为一个杂志的邀约,去硬盘里翻出去年春节在鼓浪屿随拍的一些照片,也放上来晒晒。听讲现在的鼓浪屿已被汹涌人潮吞没,难觅那份闲静恬适。

    Canon 5D2 200902 Xiamen

  • 2009-02-03

    花园三弄 - [厦门、重庆]

    鼓浪屿上的这个小公园是第三次来了,虽然早已废弃,破败不堪,每次都玩的很开心。不过这回babycat和我们讲了好些关于这个小公园的灵异事件,那么配合一下弄些阴森氛围吧:)

    CANON 5D  2009-01 鼓浪屿

    第一回转盘上的自拍

    第二回三巨头又一厦

  • 2009-02-02

    回来了 - [厦门、重庆]

    一行四人从福建回来了,不忘在鼓浪屿腐败两天。昨天和babycat聊了个把小时,自小在岛上长大的他觉得鼓浪屿待的生厌,而我们今天起却又要怀念岛居的日子了。

    在babycat白馆隔壁“花与爱丽丝”买的摆设,番婆楼“花-时间”喝咖啡时拍了这张

    CANON 5D  2009-01 鼓浪屿

  •  大兴场的百货店,山墙上是积落了厚厚灰尘的“为人民服务”,广告招贴不是现在哪怕街头牛肉面店都用的喷绘,竟然是水粉手绘,要不是一角电视机柜台播放彩色画面的节目,恍然会以为回到70年代。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老早就在猫妈这里看到即将消失的老街,心动不已,咳,人就是贱,总是要消失了要不见了要没有了,才恍然要去走要去看要去拍要感慨。前一阵看重庆暴雨冲毁了渣滓洞,才后悔喋喋,到了重庆也没走聂老师安排的红色线路,去“革命圣地”。

    总之要离开重庆的最后一天,指名道姓私房之旅不能没有即将消失的老街。猫妈扯了张纸,细致无比画了线路,基本上把这纸别在身上,不用开口,5岁的孩子都能顺利一日游然后被完整送回家。

    纸上是这样画的,再次复述出来,也供想在老街玩消失前去一游的同学收藏:“家”(打车)--观音桥--建新东路(工商银行)817车站--坐817到终点站,望江厂----步行,问路,约一小时,沿途可拍----(去大兴场的)码头--摆渡---大兴场---问去南坪的车---上新街(索道)--解放碑(打车)--菜园坝水果批发市场--4:30到“家”。完美的路线,后面去水果市场是黄耶鲁的强烈要求,因为在重庆天天吃水灵沙甜的枇杷,临走想捎带一箱回去。这个完美安排略微的补充一点,到望江厂同样有7字头的车,我和耶鲁不暇思索跳了上去,后来才知道重庆的7字头车危险,翻过几次,掉下桥,坠了江,埋葬了不少人~~所以猫妈没有建议,写了8字头的车。

    沿途顺利不表,来到这条“即将消失的老街”:就是大兴场,一条其他地方已经消失不见,而这里依旧生气活现的老街。先上老街茶馆,在里头要了两瓷杯茉莉花茶,和孵茶馆的老爷子们泡时光,把渐生的烦躁轻吹口气,拈了杯盖刮浮起的茶末般撇去……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说道“山城步道”,猫妈和钢笔铜铜表示不知道;而聂老师也居然说没去到,真是稀罕,重庆竟然还有地方能逃脱聂老师的脚底心。我和黄耶鲁那就先插一脚,抢跑道去了,报道下小道的消息。

    步道其实也建了两年了,在渝中半岛的山坡上,穿越重庆的中心老区,全长约1.8千米,由北向南,依次经过市外科医院(原国民党政府立法、司法院)、抗建堂、菩提金刚塔、石板坡、第一水厂水塔、鱼鳅石、法国仁爱堂旧址、山城巷。

    我们两个出了老街戏茶楼,从山城巷的口子上。天黑后走岔了,石坂坡下的,后面的几个点都没踩到,只算走了半条道,半途而废啊。猫妈,以后的路,就交给你们走了!

    步道建造的很不错,方整的木条架设,走长路坡路也不觉着累,算是对腿脚非常友好。山上有成片的居民区,依山而建,俯瞰长江,在香港的话这样无敌海景山中楼房可是豪宅了,不过重庆这边同样的地理却是棚户区。棚户区却没有像对面江北一样被地毯式拆迁,略加修缮,保留了下来,把个老重庆原生态呈现。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原来猫妈的童年和十八梯一街之隔,她和钢笔铜铜去那里找童年,黄耶鲁和我去那里找呀找呀找啊找,找到重庆原生态……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猫妈和钢笔铜铜住红旗沟的这片地带,都是80年代的大群住宅楼。早上跟随他俩穿越楼群去吃小面,途经一块地面,横着些台球桌,搭着几爿遮阳的棚,堆堆叠叠收拾起的桌椅,猫妈告诉我们这里是社区的“平民俱乐部”,入了夜,才算得热闹。

    于是这天晚上,特意走了这条路,回猫妈家。说来重庆的路颇有走头,因为山城的关系,好多路扭扭歪歪,曲径通幽。每天我们总是有意或无奈走了不一样的路回去。

    想当年6 肆的时候还称作“春夏之交”,现在的五一在重庆已经不折不扣入夏了。白天燥热难耐,晚上倒还凉风送爽,而这爿露天“平民俱乐部”果然各色人等集聚,煞是热闹。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老街上的人们,多是老人孩子,青年人应是都离家打工了吧。街上不少茶馆,或者确切的说是麻将馆,都是团团的人在搓麻,杀时间。家里的话,也是中饭吃好,饭桌翻成麻将桌。街一头的阅览室里,除了一个看报的老头,也全是搓麻的老人,墙上挂满的“拼搏”、“十戒十忍”等处世箴言也变了涵义……

    又经过一个屋子,也是几人围坐,却安安静静,终于有不打麻将的了,凑近一瞧,在算命呐!还好不把我们的拍照当调查风纪的,依旧不为所动,平和安定。是的,这就是我所喜欢的偏岩人们。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首页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重庆的老街或者古镇,“磁器口”自然是盛名在外的,“保护”、“开发”的旗幌下,原有的风貌究竟能留存几分?钢笔铜铜和猫妈于是舍近求远,带领一众人,去了偏岩古镇。

    路程幸苦,五一游客多(不过大多数都是往同方向的金刀峡),而车少:因为不久前超载出了重大伤亡事故,车辆限客,没赚头,发车少;一路屁颠屁颠的,不是乐得,全程都在修路。

    终于到了目的地,古镇很小,其实可以说只剩一条半老街:一条是400多米的老街,还有一条临河的叫“半边街”,所以就算1.5条了。完全没有被开发过,不用买门票,根本不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旅游景区”。所有的一切都是“原生态”,没有半分做作和矫情。

    先上些拍的老街风物,大多是在我们中饭的“古镇客栈”。老街毗邻叫黑水滩的小河,钢笔铜铜原说可以在河滩上吃饭的,有大树遮荫,有河水潺潺,安逸巴适,但这天没这个项目,只好在饭店室内吃。钢笔铜铜和猫妈直接在街面敞开的厨房点菜,我和黄耶鲁这间隙四处拍照当开胃。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较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昨天看到猫妈(铅笔尖尖)贴了去年他们的川剧茶馆,这次去重庆,当然也强力推荐给我们作私房之旅。只是,我们到了之后,没有喳闹,没有锣鼓,戏台依旧,而一旁挂着的黑板明显告知:川剧表演已经停了快半年了……

    午后燥热难耐,在茶馆里偷得了半晌安静和清凉。只是没有川剧表演略有遗憾,而这遗憾可能是永久的。因为生存维艰,越来越少有传统川剧团坚持表演了。在这一点上,实在是不得不羡慕并佩服下日本。之前看白岩松访日,有个专题是讲那里的“落语”,类似中国的单口相声。虽然在现代文化和娱乐方式的冲击下也辉煌不再,但政府还是从各方面不遗余力保护、推动:补贴艺人,建立博物馆,用玩具、动画、电视等手段结合,吸引年轻人,等等。

    不知道将来再有机会到重庆,有没有可能在老茶楼里,边喝茶,边看川剧,当然还边拍照:?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较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去沙坪坝公园完全是冲着“文革公墓”的,不过公园本身也给了我们一个惊喜。那就是各处散落的微缩景观。有那么一阵,全国遍地是“世界之窗”之类的微缩景观公园,这些矮化了的各国标志性胜景,大大满足了国人周游列国的虚荣。很快景气不再,对着模型YY环游地球显然太不过瘾。重庆的这批应该也是当年赶的时髦,只是如今破败不堪,少人问津,远不像它们海外的原型般依旧风光无限。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较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聂老师原先给我们设计了一条“红色线路”,包括红岩、歌乐山、渣滓洞这些小学生时代就熟悉的名字。不过,既然是私房重庆,这么大众化的线路显然不能让我和耶鲁满意。聂老师到底是聂老师,他说了个地方,神秘而得意,“文革公墓”。老重庆如钢笔铜铜和猫妈都不曾一探过。

    公墓就在沙坪坝公园里,却不好找,几乎是一路探问,才最终找到。五一的公园里,到处人头攒动,欢声笑语,公墓的这一片区人迹罕至,寂静无声。

    墓地显见的无人管理,杂草丛生,树木恣长,除了中间的小道,其他地方很难通行。墓碑高大厚重,排列密集,都是水泥浇筑,基本都是火炬红星的简单浮雕装饰,镌刻毛体语录。很多已斑驳难辨,但那个时代的痕迹却依旧如此清晰。

    墓地一共埋葬有500个死者(当然墓碑上刻的是“烈士”),都是当时重庆“8-15”派的武斗死亡者。“8-15”派没像其他派别一样,把死亡“战友”遗体埋葬到革命公墓或者烈士陵园,而是集中一起独立修建墓园。这样文革后,其他的红卫兵、造反派墓葬都被政府清理出革命公墓和烈士陵园,而此处的“8-15”派墓群得以幸存,成为全国唯一的文革公墓。

    对于那段历史,我们这代了解的浅薄,只是看到墓碑上那一串串死者年龄的数字,还是会不寒而栗,7成的人30都不到……这些年轻的生命,长眠在地下,只为当初可笑的信念。

    网上搜到01年《南方周末》余刘文韩平藻的专稿青春墓地埋葬重庆文革武斗,和老虎庙的墓地残阳--记重庆红卫兵公墓,关于这个文革公墓有更详细报道,供延伸阅读。

    再摘抄顾城的《红卫兵之墓》,只是觉得,最后那句最好加上“是否”:“是否还在默默的追悔……”

    泪,变成冷漠的灰

    荒草掩盖了坟碑。

    死者带着可笑的自豪

    依旧在地下长睡。

    在狂想的铭文上

    湮开一片暗蓝的苔影。

    不幸的幸存者啊

    还在默默的追悔……

    一九七九年五月

    重庆沙坪坝公园

    因为图上的比较多,打开页面速度较慢,首页就只出部分,点阅读全文进入

  • 五一要来的时候为找个去处很发愁,不知怎么就想到了重庆。正好当地也有接应,就在MSN上向猫妈打听重庆的好吃好耍。猫妈问我有什么计划,而我最想瞻仰的就是重庆最牛钉子户,可惜不久前最终还是被拆迁了,一大胜景消失,我也没了什么念想。就对猫妈说随便给我们安排吧。正好她说聂浪人已经重返上海滩,让我联络了聂老师来当面指点。

    聂老师当晚随黑夜潜入我工作室,尽管深藏在小弄堂里,他竟然此地熟稔,轻易找到,原来不仅用脚底板丈量过重庆也丈量过上海!聂老师给我描画重庆探访的非常规线路,用一支荧光笔,看的我最后两眼也荧光发亮。

    钢笔铜铜和猫妈力邀我们住他们家,盛情难却,尽管出游从来没有不住旅馆的。聂老师的线路交到钢笔铜铜和猫妈手里,再经过一番加减乘除统筹梳理,完美的重庆私房游计划,整出来了!哦耶!

    这几天渐忙,照片有待整理,先上几张黄耶鲁拍的朝天门。朝天门可以看到长江嘉陵江两江合流,一条清,一条浊,嘉陵江随长江同流合污。河滩有老大一段落差,大到可以建造缆车供人上下。我们沿台阶拾级而下,应该是枯水的原因,河滩坦白,摆渡船泊的很远。聚集了许多打气球的、卖小食的,加之数十年不曾改观的轮渡码头、观光缆车,竟也有淡淡的怀旧情调,随江风轻抚而来。

    CANON 5D  2007-05 Chong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