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给《旅行者》4月号的文章,我喜欢的那些照片编辑们觉得过于“世界末日”的感觉,所以这里就放些和杂志刊出不一样的图。

    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

    从造型到材料,从设计理念到执行技术,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横扫当时建筑界的清规戒律和陈词滥调,奏响建筑这一凝固乐章中天籁般的强

    点阅读全文进入

  • 2008-12-03

    法罗片断 - [意、葡、西]

    葡萄牙东南直抵西班牙边境,一路是160多公里的海滩,散布着许多小镇、渔村,是葡萄牙主要的度假胜地。在从里斯本前往西班牙的中途,我们选择了法罗稍作停留。法罗是这一片区阿尔加维的首府,不过我们能搜罗到的资料寥寥,到达之后也就随遇而安,且行且看。好在老城区也不甚大,三个人干脆分头行动,还“偶遇”了好几回。

    点阅读全文进入

  • 忙碌连着忙碌,阴冷接着阴冷。翻翻去年葡萄牙最后一站的照片,缓缓流淌的静慢时光,柔柔洒照的午后暖阳……就握一杯红茶,上些南部小镇法罗(Faro)的片吧。

    点阅读全文进入

  •  贝伦塔和圣哲罗姆派修道院的附近,原先是王室的骑术学校,现在是国家马车博物馆(Museu Nacional dos Coches)。走马观“马”看了一圈,基本都是些各国使节、历任国王、教皇等乘用过的马车,一辆辆都是精雕细刻,金碧辉煌,“龙车凤撵”不过如此吧?

    更多图片点阅读全文进入

  • 全部图片点阅读全文进入

  •  16世纪自西班牙的seville从摩尔人那里传来瓷砖装饰技法,葡萄牙人就把这他们称为Azulejos的艺术发扬光大,无所不用其极,从寻常人家到教堂,到火车站,都被覆盖有各种风格的瓷砖。

    更多图片点阅读全文进入

     

  • 这些斑驳残破的墙壁似乎是涂鸦最佳的展现场所

    多图,点阅读全文进入

     

  • 航海大发现使得葡萄牙盛极一时,五大洲都有葡萄牙拓展殖民地的足迹,号称拥有比罗马帝国还要广大的地域和海洋。然而仅靠征服和掠夺建立的帝国的基础并不牢固,很快这个航海大国开始衰退,里斯本作为世界的中心也风光不再。光辉逐渐黯淡,然而里斯本的城市风情却永不落幕。

    点阅读全文进入

  • 贝伦区不乏与伟大航海梦想有关联的历史建筑,圣哲罗姆派修道院Mosteiro dos Jerónimos也是其一。它的旧院于1450年修建,1497年的某天,达伽马和他的船员在此作出海前的祈祷,第二天扬帆远征,这一次,他们到达了印度,满载回东方的香料。为纪念达伽马的卓越功勋,在曼努埃尔一世主导下,从1502年开始修建圣哲罗姆派修道院新院,1580年基本完工。

    点阅读全文进入

  • 里斯本的西郊贝伦区,特茹河在此汇入大西洋。在这里,矗立了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标榜着往昔葡萄牙海上帝国的荣耀。

    河岸开阔的绿地后,挺立在河滩之上的那座城堡,就是贝伦塔Torre de Belem,夕阳斜射的光束掠过海面,给整个石灰岩建造的贝伦塔笼上一层金光,光辉闪耀浮立在湛蓝的水面。

     

     

    点阅读全文进入

  • 宫殿出来后就在小镇上随意走走,城区不大,房屋街道都有相当的年头,满布酒吧、餐厅、纪念品商店。依山而建的形制,道路都有点曲折及坡度,穿走一番颇有趣味。几处没有建筑的缺口,可以远眺山脚的宫殿,延绵的山林。

    图多,点阅读全文进入

  • 佩纳王宫出来,下一个点是辛特拉国家宫殿(Palácio Nacional de Sintra)。宫殿在辛特拉的中心,仍旧坐434路车过去,正值中午,人困马乏,先找个地方歇歇腿,把肚子填充下。

    多图,点阅读全文进入

  • 里斯本逗留期间,特意花一天时间去了近郊的小城辛特拉。辛特拉位于里斯本西北30多空里处,差不多已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端了,Onde a terra acaba e o mar começa大陆止于此、海洋始于斯的欧陆极西点罗卡角(Cabo da Roca)也离此不远。辛特拉山峦起伏,树木葱茏,风景宜人,从13世纪起就是摩尔贵族与葡萄牙王室的夏宫所在地。那位对葡萄牙很少有溢美之辞的19世纪英国浪漫诗人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也难得对辛特拉夸赞一番,称之为“璀璨的伊甸园”(glorious Eden),却也认定“葡萄牙不配拥有辛特拉。”

    我们买了3天的里斯本卡(Lisbon Card),从罗西奥站坐火车去辛特拉来回都是免费。辛特拉火车站下来,左近就是汽车站,坐434路可以周游辛特拉大多数的景点。我们先去了最出名的佩纳王宫(Palacio da Pena)。门口已经排了长队,本来以为凭里斯本卡票价可以打折,没料到除了卡还必须出示买卡时所附的手册,我们一直以为那手册不过是地图加使用说明,从不带身边,如此只能买8欧的原价票了。

    进去后,有那种电瓶游览车载客直接上山到宫殿,一问要1.5欧,既然门票没省下钱,口袋比较空比较轻,那就徒步吧。好在一路林木繁茂阴翳,空气清新湿润,稍感有些累人的时候,佩纳王宫就在树影中显现出来了。

    这座宫殿有着红黄相间的耀眼色彩,洋葱式的穹顶和拱券的柱廊是阿拉伯摩尔的风格;精细繁复的窗户和绳结的装饰显然葡萄牙曼努埃尔式样;另外还又融合了哥特和文艺复兴的多种建筑风格,奇特、矫饰,19世纪混搭的杰作!看上去就像一座矗立在山林之上的童话城堡。

    这座佩纳宫由葡萄牙女王玛丽亚二世的丈夫费南德二世修建,作为献给妻子的结婚礼物。费迪南德受德国浪漫主义的启发,授命德国建筑师冯埃施韦格南爵(Baron von Eschwege)负责兴筑,不过婚后不久女王玛丽亚就去世,最终1885年完工,但费迪南德也于当年逝世。斯人已逝,此地空余佩纳宫。葡萄牙人把这座宫殿称为Pena,就是叹息的意思。

    多图,点阅读全文进入

  • 老旧的电车穿行在老旧的城区,真不知道是从老早的年代开了出来,还是开回到了早先的时光……

    点阅读全文进入

  • 里斯本250多年前也经历了一次特大地震,虽然如今早已恢复了昔日的美丽,却依旧可以触摸到那场地震所留下的深深疤痕。

    全部内容点阅读全文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