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发现了虫洞,而且数以万计。

    但如何通过虫洞来时空旅行,还是不得其解。

  • 日本回来后,遛娃就再没这么high过

    更多图片点击阅读全文进入

  • 红:伏见稻荷大社的千本鸟居

    绿:岚山嵯峨野的竹林小径

    其实两处都是汹涌人流,只好“把枪口抬高一寸”,让镜头里的画面干净些~

    更多图片点击阅读全文进入

  • 今天经过永福、复兴、武康路,目测手持各色影像记录设备的人数和前几天在京都所见不相上下

    更多图片点击阅读全文进入

  • 在奈良公园里遛娃,虽然镜头主要对住肉肉,不过见到萌鹿总是忍不住要按几张的。买了鹿饼干,还没离开摊头5米就被围堵上来的鹿群一抢而空,想自己尝尝都没机会(听说鹿饼干味道还不错~)

    更多图片点击阅读全文进入

  • 在宜家不经意买到包白砂,回家铺茶盘里,耙了个枯山水。然后开始冥思:近来日本如此情势,早已预订好了的月底京都、奈良赏樱之旅该去还是不去呢……

    Olympus EP1  201103  Shanghai

  • 在阿尔勒邂逅了一场斗牛表演。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 太忙了,许久不更新。偷个懒,把给《旅行者》的专栏放些上来凑数。有些图是杂志没上过的,就直接这里放送了。

    瞧瞧这些桥


    “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摆老资格的人喜欢这么对人说。我们资格尚浅,也永远不会这么去说话,不过去的地方累积的越来越多,走过的桥也不在少数。先说说前2个月去的法国,最新走过的几座桥。

    最新走过的几座桥首当其冲的就是巴黎“新桥”。这座桥“名不副实”,和我们国内很多翻新、甚至重建的被命名为“老街”、“古村”不同,这座桥名字里有个“新”,却是巴黎最为古老的桥,1578年就奠基。因为我们订的旅馆就在附近,所以每天有意无意都要从桥上走过几回。附近的塞纳河这段,卢浮宫、巴黎圣母院、奥赛美术馆、巴黎古监狱……站在新桥上就能尽览眼底,巴黎之浪漫气息就随脚下流淌的塞纳河水绵绵不绝而过。仲夏的巴黎要到10点天色才渐暗,入暮时分红霞满天,如同美酒般醉人,总要待到华灯初上,远处的埃菲尔铁塔也光芒四射时才回。“新桥”又怎会没有“恋人”,既然那部以此为名的电影如此知名。浪漫的法国人在桥上多有亲密举动,桥似乎成了两心间跨接的象征。拍到最为满意的桥上恋人的照片却是在另一座横跨塞纳河的大桥——亚历山大三世桥上,桥上奢华的新艺术风格铜制路灯的灯柱成为了绝佳的背景画面。这座为迎接1900年万博会建造的大桥是巴黎最美的一座。

    也尝试了从另外的角度游览塞纳河上座座桥梁,最轻松的方式就是坐游轮,穿越一个个桥洞,挥手和桥上的热情的游人招呼。整个行程一路10多座各色桥梁如画卷般一座座渐行渐至,回程时正值日落时分,从船上仰视通往卢浮宫的“艺术之桥”,在幻变彩霞前,熙攘人群和轻盈铁制桥架像剪纸作品一般。

    又去了普罗旺斯的阿维尼翁,老城和新城有罗纳河分隔,河上最出名的是圣贝内泽大桥Pont Saint-Bénezet,建于12世纪,连续的跨拱,很漂亮,但不够结实,1668年被洪水冲断。此后就一直保持残断的模样,这桥全名难记,我们就一直称呼它“断桥”。 断桥之所以闻名,还因为有首风行的儿歌,叫“SUR LE PONT D'AVIGNON, ON Y DANCE, ON Y DANCE (“在阿维尼翁桥上,我们跳舞,我们跳舞”)。这首儿歌不熟悉,我只会哼哼“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看来被唱进儿歌的大桥命运都不咋的,不是断就是塌……没有上桥,既然桥断了,也丧失了连通两岸的基本功用,于是坐渡船到对岸,这里山头是俯瞰断桥全景的最佳位置,无尽江水滚滚而去,残断的桥梁承接起不断的历史。

    图:亚历山大三世桥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 阿维尼翁城里无目的漫走,街口的转角有条长椅,老妇人坐着坐着打起了盹。虽说南法不及大都会的巴黎时尚,但老妇人一身装束却也得体优雅。我们一直期盼着接下去几天在周边小村镇的自驾行,有绵绵向日葵田,薰衣草芬芳沁人,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不知是否这些都出现在老妇人午后的清梦里。

    点阅读全文进入

  • 暂别巴黎,搭乘TGV高速列车往法国南部。仲夏季节的法国天空,碧蓝如洗,云朵清晰的可以分辨细小的絮状边缘。以前跑到西藏、新疆、尼泊尔、柬埔寨……总要赞叹天空好美,到底是欠发达地区,未遭工业的毒手。而在法国,每天变幻的天穹景象,同样好看。总结如下,发达以及欠发达国家的天都很蓝很美,只有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天空,观赏指数在平均线下。

    点阅读全文进入

  • 塞纳河上一对拥吻的情侣,虽然不是在新桥上,更不是在鹊桥上,情,不自禁。

    祝七夕过的浪漫.

    CANON 5DII  200907 Paris

  • 网上订的TGV需要去火车站换成车票,于是去了火车东站,在柜台排了很久换好,其实凭订单号可以直接在机器上换票,可省不少时间。出车站后就沿圣马丹运河一路溜达,下午六点刚过,阳光依旧不依不饶,不过河边已经慢慢聚集起年轻人,沿着河岸越坐越多,也自带了啤酒、红酒,或者还有些简餐,成双出对或者三五成群,浅饮慢酌,谈笑甚欢。每个夜幕降临的傍晚都是这样,河堤、公园、广场,反正巴黎不缺这样的场所,而每一处都会聚集起人们,凉爽晚风里传送杯筹交错的细响,飘逸葡萄酒的芬香,La vie est bella.

    点阅读全文进入

  • 绕了段弯路,费了个小周折,才找到蓬皮杜中心。因此,并没有像常规那样先是与其正面接触,第一眼看到的蓬皮杜,是它在大街上一溜公寓大楼间显露出来的背面。钢架密布、鲜艳管道外露的外立面,明白无误地在宣示:这就是蓬皮杜中心。

    点阅读全文进入

  • 很少会把墓地作为旅游景点,但到了巴黎,拉雪兹神甫公墓怎会不去到访。1804年这里建成公墓,200年来,这里已经成了巴黎最大的墓地,占地44公顷,800000人长眠于此,69000多座坟墓许多都有着精雕细刻的墓碑、塑像、棺椁,有些甚至有华丽的墓室,与其说是墓地,更像是个公园。而又有无数名人安葬于此,肖邦、莫里哀、巴尔扎克、普鲁斯特……慕名而来凭吊的游客自是络绎不绝。

    点阅读全文进入

  • 卢浮宫何其庞大,另每一个来访者生畏。博物馆连带庭院在内,占地19公顷,收藏的艺术品超过40万件,面对如此的艺术大餐,只能如同大多数游客那样浅尝辄止。

    点阅读全文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