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08

    午夜 - [厦门、重庆]

    午夜的渡轮仍然人声嘈杂,只是靠岸之后,迅速地被浓重的夜色稀释了,很快,一条条人影被路灯显影,拉长,再拉长,然后消失不见。如果说去年的五月,鼓浪屿上有几个奇怪的男人,在岛上疯狂走动的话,那么这个四月,又来了一个,并且在午夜时分,依然疯狂走动。

    菜场是菜场,菜场也是海洋生物课堂。只是没有了毛蚶,让我很是艳羡此刻正在青岛的煤

    夜真是奇特的,把熟悉的东西可以变成陌生,这个白天经过无数次的转角,像是要引我去未知的地方

    夜真是奇特的,把陌生的东西可以变成熟悉,走在这里走在上海某个不知名的弄堂里

    我脚步轻柔,不敢打搅每一砖每一石的梦寐

    这是个沉睡的小岛,我听得见她均匀的鼻息,恬静无邪

    空气像是海水一样的液态,我可以在每条小巷里轻快的游动

    像是一头飞蛾,我向任何有些许微光的地方扑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扫樱 2011-04-08

    评论

  • 十一年前就有人走过了,嘿嘿

    那时更黑暗更寂静
  • 哈佛文学院毕业。。。主修近代散文。。。
  • 是不是cd就是要这样的。。。
  • 熟悉的鼓浪屿在你的镜头里变的诡异与神秘,我好象第一次看到它的模样。

    沿着你拍的这几个地方走上去,应该就是宾悦旅馆三一教堂那里了。
  • 同意isis的说法。

    庄哈佛的文有一种安静自在的感觉。好看。
  • 我真为你没有做文案而暗子庆幸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