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26

    p4 - [捷克、日本、法国]

    我想我的流水游记要流产了,首先,我发现我远没可可流,没法比之上流,却也不甘下流;其次,我们的游走太放任自流,小城区城堡区犹太区广场区每天都去,这样的流水游记会终成紊流,把写的我读的你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记忆的碎片如同万花筒里的彩屑,稍一晃动,就呈现另一片不同景象,我想就让它们这样纷乱而美丽去吧。

    照例先贴可可流水篇:
    4月29日:
    * 一觉自然醒,白白做饭。在自家的中庭阳台上有烧烤炉和四方餐桌,于是大大小资了一把,拿出iBook,咖啡,面包,牛奶,酸奶,鸡蛋,黄油,果酱,还有耶鲁最钟爱的肉肉,刀叉叮当响,音乐做背景,生活在别处!
    * 换了一条路,一路都是大使馆,在一面涂鸦墙外停留了一会儿,走过查理大桥,贩卖油画的,画肖像的,卖艺的,乞讨的,象我们一样旅游的,大家平静而随意,互不干扰,就好像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一样那么简单…
    * 一过查理大桥,往北走,进入犹太区(Joselov),买了套票,参观了犹太旧墓地(The Old Jewish Cemetery),犹太教堂(The Pinkas Synagogue)
    * 沿着Siroka街找到了著名的卡夫卡咖啡馆(Cafe Kafka),要了咖啡(从此哈佛爱上了维也纳咖啡)、甜品和三明治,对付了一顿,却没放过咖啡馆的每个角落
    * 在寻找其余的景点时,沿着巴黎大街竟然来到了旧城广场(Old Town Square),即瓦茨拉夫广场,来到最著名的旧城大钟前,看到了奇特的整点报时后,继续寻找套票中最后一个点西班牙犹太教堂。
    * 终于找到西班牙犹太教堂(The Spanish Synagogue),对于里面的华丽与繁复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和白白在里面静坐了10分钟,无言离去
    * 教堂对面就是一个餐厅,客人们都沿街而坐,白白凭着对帅哥的天生嗅觉,率领师徒四人,坐在了离帅哥10米远的后方…为了多留一会儿,索性解决了晚饭,同时还‘勾引’了一下那个总是微笑的小服务生(服务生的脸比喝了1L皮尔森啤酒的白白还红)
    * 晚上早早回家,睡觉

    哈佛注:是powerbook不是ibook,我对小白(ibook绰号)没多大好感
            瓦茨拉夫广场和旧城广场是两码事,后一天我们去的那条大街才是圣-瓦茨拉夫广场
            替白白申辩一下,当时可可也喝了1L pivo(捷克语beer),所以描写有墨水掺酒精之嫌

    攫取犹太区(Joselov)中一处犹太旧墓地(The Old Jewish Cemetery)来说说。
    因为黄耶鲁的执意,我们踏进这个街区就像乌鸦一样开始找寻墓地,想象中的西方墓地就像很多电影里的一样:绿草如茵的开阔地,墓碑散立,有几许田园般宁静。不过,当我首先发现犹太旧墓地的时候,一瞬间,我是震惊到无言:那一片墓地,就悬在我们的头顶!
    因为自1439-1787的三百年间,这块不大的区域层层叠叠竖立了12000多墓碑,当然被埋葬的尸体更远超这个数字,旧坟之上盖新墓,一层一层累积了数米高十多层,而各式各样的墓碑密密匝匝挤压在一处,年代久远的关系,早已蚀黄锈红,东歪西倒,要么互相扶持,要么干脆仆地。
    当时的犹太人是悲惨的,被限定在一地聚居与其他地方隔离,遭受基督教徒的迫害,俨然布拉格的二等公民,而死后,进入另一个世界,仍然如此悲惨,我这么想,这个天堂拥挤的像高峰期的地铁车厢。只是当昨天我偶然读到这样一段文字的时候,深深鄙夷自己当时肤浅的想法,是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的一句:那是布拉格犹太人的旧墓地  这里,人比活着的时候更亲近。石头,亲近,亲近  如此多被圈起的爱!

    碑上的铭文侵蚀的模糊不清难以辨认,而这些墓碑却又组成更无法解读的篇章

    这些雕刻与时光竭力地抗衡,试图给我们讲述一个民族他乡流浪的魂惊梦扰

    即使是午后猛烈的阳光,也难直抵这墓石森林的阴暗深处

    小鸟在墓石的顶端驻足,几声的婉转啼鸣,霎时带来无限的生气

    一条狭窄的小径曲折穿过墓地,人们行走于其间,像是手指轻轻划过一片片古旧的书页

    黄耶鲁是我们参观犹太旧墓地的极力鼓嘈者,离去时却是怅然无语的模样,阳光洒落在石头路上,泛起了粼粼波光,拖长的斜影更显得画面的孑然,像是远去的一叶孤帆。脚下这紧密铺砌的石块,再一次让我默念:石头,亲近,亲近  如此多被圈起的爱!

    分享到:

    评论

  • 以后你办个旅行社吧,哈哈哈大把BLOG,DC玩家都来报名



    照片,灵~~~

  • 我才想说瓦茨拉夫广场和旧城广场不是一回事,后面就看到附注了。

    照片真是好看,我想我是这里所有读者当中,最为心情复杂的了。

    最近每当我晚上回到电脑前,面对一书桌的地图、门票、简介以及电脑里面密密麻麻的照片,我总是发呆一阵子而后决定放弃,等明天吧!这样过了一些日子以后,我的遗忘已经到了不能指认照片出处的地步,这意味着我已经不适合提交任何形式的旅行作业了。在布拉格短短两天,在整个捷克逗留也只有四天,我的头脑被行程的限制扰乱得无可救药。没能及时主动下定决心加入哈佛耶鲁智囊旅行团,郁闷得不轻。请哈佛不要再拿瓦茨拉夫广场和旧城广场这些来把我的头搞大吧,我脑子里分裂的万花筒碎屑也已经不少了,不能再多啦!真是很很很期待你们的游记,好成为我重游布拉格时候的现成教材。

    回复bluejanuary说:
    呵呵,我还期待能在一个飘雪的季节重游布拉格呢.
    2005-05-27 18:11:32
  • 哈佛的东西像挤牙膏一样,慢得让人心急.更让我这样的铁丝心急.



    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又等来了一篇.



    喜欢这一句:一条狭窄的小径曲折穿过墓地,人们行走于其间,像是手指轻轻划过一片片古旧的书页.



    最喜欢耶鲁那张拖长的斜影,,但不会是远去的一叶孤帆,因为有你在旁边陪伴.

    回复落英缤纷说:
    嘿!看看你楼上的留言,我已经很努力了啊!
    2005-05-27 1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