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8

    痛楚带我们去《1968》 - [搜搜搜]

    几天前在东京周边的小镇日光,和黄耶鲁几个久久泡在一个卖旧货的铺子里。那些褪色了的、破损了的、开裂了的旧物什,总能让我们顿生亲切。店门口摆的那台老式缝纫机一下让我想到了北京的痛楚,他不加收敛地收集各种过去年代的老货,从打火机、收音机、照相机到缝纫机,以至于要专门寻了仓库来堆放。听他讲这些的时候,我想像着自己来到他的库房,如同阿里巴巴进入藏宝的山洞。

    痛楚把这些收集安置到了个新窝,叫做1968,还又出版了画册,也叫做1968。痛楚在全景的时候就老倒腾些像《出格》、茶缸之类好玩的册子和礼品,全景就此在我眼里显得较其他图片公司更有活力和创意。1968还没机会去,我想一定会喜欢;1968册子还没收到,我想也一定会喜欢。就像喜欢痛楚的朋友们在1968拍的那些图片。

    痛楚的朋友们在1968拍的那些图片

    关于1968同名画册的若干——痛楚

    1968是什么?

    1968是一个在东四八条里的平房改造的一个工作室性质的空间。

    房子是原来阎锡山三姨太的居所的门房,旁边的院子是曹锟的,

    空间是有2大间屋子和一个大约30平的小院组成的,

    一间屋子放置着我几年来收集的60-80年代的工业设计品,有些玩意在我的另外一个博客里有影像。

    一间屋子是供应那些不爱朝九晚五上班的朋友们一起做点有意还有钱拿的活的工作场所。

    小院过了3月后可以在里晒太阳喝茶,还有一些正在茁壮成长的植物。

    空间是我在07年11月的时候想到平房里居住通过一个很不错的中介找到的,

    之前这房子是用来做干洗店和棋牌室,我用了1个半月的时间重新规划装修。

    因为在胡同里,为了不叫屋子的外体结构和整个胡同的风格冲突,再加上为了少花钱。

    我只把后来房东接出来的小棚子清理掉露出院子,面向胡同的结构没有改变。

    房子内部的结构和状况在这个博客里有专门的图片,灵感是从马丁马杰拉那里偷来的。

     

    为什么叫1968?

    1968是一个我喜欢的年代,民主暴生,艺术和政治相互斗争。

    那个年代里我喜欢的艺术家都在,BETTLES、戈达尔、食指、ANDY WARHOL

    库布里克的2001年太空漫游里天马行空的想象大多已经变化成现实

    “大部分的好的摇滚乐队都在60年代”,并且那个年代工业设计进入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有本书叫《1968。混乱的年代。》,是我在07年10月去巴黎时间内阅读的。

    我不是1968年的人,也不过度自恋,所有关于我是1968年的推断是错误的。

    用数字命名无论是在VI设计和传播力上都比较容易记忆,于是就叫了1968。

    《1968》画册的起源

    我从2年前开始收集一些过去年代的工业设计,电视机、打字机、录音机、收音机、照相机、幻灯机

    还有一些那个时代的铁皮玩具、黑胶唱片、大的录音磁带和一些幻灯片、镜子、箱子、书籍等等。

    林林总总有200余件,现在都存放在1968的一个房间用砖头和水泥堆砌的柜子里。

    我也收集了一些关于那个年代的画册书籍,里边的影像叫我感觉震撼。

    我想把这些玩意和影像和一样喜欢那个年代的无论是60后、70后甚至80、90后分享。

    于是就想做本画册,把这些东西印刷在纸张上展现给大家。

    《1968》画册的生产过程

    08年12月开始,1968入住,想法酝酿地比较成熟,开始进入实际操作。

    我和一直和我合作的优秀设计师张怀博开始研究画册的内容和未来的版式规划。

    开始搜集图片资料,大概前后扫描了有1000多张照片,涉及到近30本图书画册。

    物件的拍摄也连续开始,当时只是想拍摄一些单体的物件,想的是一页物件,一页与物件相关的影像。

    从德国回来的出色摄影师史国威担任了物件拍摄的摄影工作,每次我们都仔细认真地沟通

    我把我对物件的理解和热爱也灌输给他,直到他和我一样真正地喜欢。

    其中中国的长城开盘机和一个德国的开盘机的照片发表在全景12月出品的出格2的画册上。

    后来我们觉得单个物件的拍摄感染力不足够,这个时候正好齐默加入进来。

    于是推翻了原有册子的构架,开始创造一些和那个年代精神相符图像,

    买了很多道具,类似铁链、轴承、试管、红药水等,感谢庞博的帮助。

    用报纸遮盖上老风扇的扇叶在叫他把报纸吹散,烧杯被放在中国录音机场研究日本的皇冠录音机上。

    张小泉剪刀妄图剪断用大铁链封锁的凯歌电视机,美丽的娃娃站在有主席语录的留声机上。

    所有的影像都在反应那个时代,政治无法封杀民主舆论的现实。

    列侬和洋子裸体的图片对应着一个有大红喜字的梳妆镜,陆战军旗放置在越战的图片上

    机器人在黑胶唱片的边缘携带着太空飞船,巴黎革命的学生的图片摆放成手枪的形状。

    每一页之间似乎有所关联又似乎逻辑不通,混乱无秩序庞大的信息量是这个画册想表达的初衷。

    60年代最伟大的100张唱片的封面,68年所有有名气的电影名称都记录在画册里。

    《1968》画册的印刷工艺

    画册完工后每次我们再看的时候,总觉得还有很多败笔,大部分是在印刷工艺上。

    胶版纸造价便宜,但印刷层级丢失,很多物件类似摄像机就不会表现出本身的质感。

    于是后来采取了高档一些的双面胶版纸,锁线胶钉是我和怀博近1年来喜欢装帧风格就延续下去。

    一直和我合作的印刷厂的刘冰哥们精打细算甚至牺牲了个人利益,表示严重的感谢。

    他是我在10多年认识的印刷商里最敬业最有职业素质的印刷承包商,把活交给他我很放心。

    外包装上花费了很多周章,我想用纯粹一点白色的卡其布做成袋子,而后丝网印。

    布的样子前后找了大概不下20种,最后在朝内大街的大新布店找到,但裁缝们似乎都不爱接这个活。

    我弟弟和怀博又在八条附近地毯式搜索,终于最后找到一靠谱的裁缝。

    大家继续地毯式的思考,找了家做原子印的地方,后果是1968的空间里很多地方都被原子印盖上了痕迹。

    我收藏的老的打号机给了我们新的灵感,但年代太久已经无法使用,重新定制了新的打号机。

    一切工序算是功德圆满。折腾下来每本书的成本(不计算人工成本)就已经达到了2位数。

    《1968》画册的销售

    为什么要贩卖?这个是我的朋友阿三他们做广告圈给我的启示。

    阿三说销售广告圈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叫不要在投入更多的成本,

    销售出去的钱可以成为下一期的资金。我也是这样想的。

    有些画册我免费送给了自己的一些朋友,有的是曾经一起混迹文艺青年,有的是很多年的朋友。

    大家愿意给钱的我不拒绝,不愿意给的我也照送不误,但只能送1-2本。

    书本周已经在小石的读易洞,SOHO的emo,厦门大饼的THANK YOU上架。

    下周会出现在龙媒广告人书店,还有到各个广告上门送书的一家书店中,成都的嫖客丙也代为销售

    在我弟弟的淘宝网站上也已经开始销售,没有TAOBAO账号的北京朋友可选择快递代收款项。

    一些媒体也将陆续介绍和推荐这本画册,希望各位朋友能在自己的博客或者网站上转载这本画册。

    最后再次感谢对这本画册奉献出力量和支持已经所有看到此书的朋友们。

    1968 地址:  北京东城区东四八条59-1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扫樱 2011-04-08
    午夜 2005-04-08

    评论

  • 带着崇敬的安静看完这一篇。
  • 曾经想成为一个广告人,
    对着这些文字、颜色、纸张,
    现在MS不太可能实现了。
    回复夏日终年。说:
    大卫-奥格威是几岁成为广告人的?
    2008-04-11 17:59:22
  • 吾咋米觉得痛楚老师的照片转过来味道就不一样了来~~~
  • 哈哈~我还以为痛楚是1968年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