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01

    年年有鱼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38778845.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38778856.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38778868.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38778878.jpg

    大过年的,总要说些应景的讨口彩的吉利话,年年有鱼当然也是热门词汇的TOP 10了。虽然小时候怎么也闹不明白,明明是“年年有余”,写成“年年有鱼”为什么就不算错别字?而我“一览无鱼”怎么就要吃红叉叉哩?还记得临摹过大胖小子抱着鲤鱼的年画,现在想来人、鱼的关系很是暧昧,大胖小子一丝不挂,表情喜悦,某人曾以此挪喻某人“干鱼”。

    好了,上些真正的“干鱼”,确切的说是“鱼干”的图,是某日途径某个菜场拍到的。不好意思,已经连着四个虚指代词“某”了,前两个是不想侵犯谁谁谁的名誉,后两个因为照片是LOMO拍的,不带DATE信息,再加上不爱吃鱼,脑子如“黄鱼脑袋”,都不记得了。(这也是让我困惑不已的,既然爱吃鱼的据说补脑,人聪明,可是一旦吃成了鱼脑袋,怎么又是笨蛋的代名词了呢?)所以很期待有一部nikon D2H的相机,不仅带寻常的拍摄时间的信息,由于有GPS定位系统,甚至能记录下拍摄的地点~~

    图里的是风干ing的鳗鱼,我们宁波人称的“鳗鲞”(一般在说到爱吃的黄泥螺、花生米氽苔条时,我会注释我的宁波人后代身份)。总是在冬至前后,去挑了肥壮的海鳗,开背去肠,记得是不能水洗的,拿来毛巾吸抹干净,粗盐和花椒炒了,搓抹鳗鱼上下均匀,用青皮的竹蔑撑开,高高挂起在阴凉通风出处,一个礼拜风干了,斩一段下来,放上葱结姜片,浇上点绍兴酒,上锅蒸,然后乘热去骨撕成片,鱼香满溢,而肉质硬朗,极有嚼头。不过,我更喜欢的是鳗鲞烧肉,更是无比鲜香。

    现在的菜场都有了代加工,竹蔑间夹上个纸片,留有顾客的名字和鳗鱼的斤两,时候到了,回来从这鳗鲞林里找出属于自己的那条,丫叉头挑下来,就高高兴兴配些葱姜回家过大年。

    我经过这个菜场的时候,阳光从天棚的间隙穿射入内,把一片鳗鲞打的透亮,薄薄的红亮皮肉穿插竹蔑,像是闪亮的鱼皮灯笼,似乎很节庆的气氛,祝大家都年年有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看管好相机 2008-02-01
    ps很好玩 2007-02-01
    猪你好运 2007-02-01

    评论

  • 狗年快乐!
  • 哈哈,我妈妈也是宁波人,遗传因素,我也喜欢黄泥螺,以及大多数海洋类食物。
    回复flyingfish说:
    我阿娘是宁波人
    2006-02-04 22:27:24
  • 古诗云:鱼鱼鱼 曲项向天摄 问君何处照 君说不知道。

    又有老人云:自古傻瓜活最长!

    在此新春之际,恭祝哈佛野路夫妇万寿无疆!

    万岁万岁万万岁!
    回复M说:
    子曰:不疯魔,不摸你卡
    2006-02-04 22:29:10
  •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