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8

    武汉 随拍 - [国内]

    微博里看到条“@清纯美女小叶子:青岛原德国租借区的下水道在高效率地使用了百余年后,一些零件需要更换,但当年的公司早已不复存在。一家德国企业发来一封电子邮件,说根据德国企业的施工标准,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可以找到存放备件的小仓库。城建公司在下水道里找到了小仓库,里面全是用油布包好的备用件,依旧光亮如新。”

    于是想起之前在武汉珞珈山街一个咖啡馆里小坐,店主说房子是以前西班牙人造的,几年前建筑师的后代发来信件,说房子设计寿命是50年,现在时间到了,需要修葺维护,可以提供图纸,哪些部分加固,哪些部分更换……这个质保服务真是认真到家。

    武汉的老房子存的也不多了,走访了比较集中的几块,要么年久失修且杂居无数人口,看上去破败肮脏不堪,要么挂上了保护的牌子,被翻新的不伦不类。梁思成说:“拆掉北京的一座城楼,就像割掉我的一块肉;扒掉北京的一段城墙,就像割掉我的一层皮!”武汉,也就和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大拆大建下皮开肉绽。

    江汉村

    洞庭路

    昙华林,花园山上练武的一对父子

    昙华林所谓的瑞典教区老房子

    得胜桥这边望到黄鹤楼

    坐渡轮去武昌

    在武大校园

    闷热的天,在操场边树荫下阶梯观众席上坐了很久

    武大的一个恬静下午,不过当晚看手机新闻得知,我们离开没多少时候,校园里发生了一桩割喉案~

    在图书馆那里买的一束栀子花

    武大山顶的戈雅咖啡馆

    Olympus EP1  201006 Wuha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维港 2008-07-18
    距|离 2004-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