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03

    南北湖春游

    五一蹭车和一群朋友去了南北湖。春天以来没出门走走,这次算是春游。农家菜,杀人游戏;杀人游戏,农家菜。在湖边走了走,穿着人字拖,上面还粘有老挝的尘土。水蛇游过,只在水面露出脑袋,湖边的小花挺过车轮的反复碾压热烈开放。夏天来了。

    Olympus EP1 

  • 2010-05-01

    终于来了 - [上海]

    昨晚是世博开幕式,因为一个工作的关系,要去外滩拍夜景。
    活是7点开始,开幕式是8点15分左右开始,5点半我和耶鲁到的外滩,已经开始人头济济。
    7点多的时候,整个“新外滩”已经挤满人。挤的如同高峰时段地铁,好在这个几公里长的“车厢”不是封闭的,不会感觉憋闷,因为江风的关系,甚至有点小凉。
    我知道开幕式是在世博园区的,不知道这里涌入这么多人是干嘛的。几乎所有人都盼望着开幕式烟火燃放,虽然我查了下烟火燃放是在南浦大桥和卢浦大桥之间的地段,但觉得有这么多人来这里,外滩这个重要地标应该也会配合放些烟花的吧。不过直到9点多都没见一星火花。近十万人就是隔岸看对过震旦和花旗两幢大楼整个立面的LED播放广告。
    挤在我身后的民工兄弟抱怨站的腿巨酸巨麻,我欣慰自己比民工兄弟重口味:只感到微酸、微麻。
    浦江上所有船只停航,只有巡逻快艇不时疾驶而过,把五光十色对岸大楼的倒映打散。我十分盼望平时万分讨厌的大屏幕广告船能出现,放些开幕式实况也好啊。
    用iphone拍了周围济济人头上传到开心网,然后就突然没网络信号了,短信和手机通话也时有间断。
    估摸了一下,以新外滩的宽度,当时每米挤了有二三十人的样子,几个小广场人数会更多,那么整条2.6公里长度里应该有十万之众吧,还不算浦东对岸的。
    9点半过的样子,人群一阵骚动,右身后方天空红亮,园区开始烟火盛放,不过外滩这里只在大楼空档间看到略微。身高和视力的比拼。
    后来东方明珠突然“噗”一下大爆发,昙花一现,再后来又是啥也没有了。
    人群和东方明珠上空的烟雾一样渐渐散去,带着无比失望。今早搜“外滩观世博烟火失望而归”等的拍客视频,发现都被和谐。
    我猜,不告诉人们在外滩其实看不到烟火表演,把这10多万不明真相的群众忽悠来围观外滩,是为了给园区分流,减轻交通、治安负担……高!真是高!

  • sigiriya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就是“狮子山”(或狮子岩,Lion Rock),一座在莽莽丛林里突兀而出的200多米高的巨大石岩,四壁陡峭,山顶平坦,并有宫殿遗迹,蛮适合作为武侠小说里“黑木崖”“光明顶”的外景地。

    山脚下我们的司机一路和我们讲这座狮子山的传奇:和大多数的故事一样,有那么两个王子,一好一坏,坏的那个弑父篡位,兄弟逃跑了。坏王子虽然抢了王位,但因为来路不正,坐的也不安稳,就怕哪天兄弟杀回来。于是搬到了狮子岩上造了皇宫,只有悬崖上险峻栈道可以上去,山下挖了护城河,里面养了鳄鱼。像所有故事结局一样,好王子最终回来了,干掉了躲在狮子山上的兄弟,夺回王位,为父报仇。然后迁回原先的宫殿,狮子山从此荒废,湮没在丛林里,直到1894年被英国殖民者发现。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 基本上在强力吹捧《斯巴达克斯:血与沙》,很黄很暴力,很爽很刺激。最后为男猪脚患了脑癌无法拍第二季遗憾不已,“多好的一部励志片……唉”。小z啃着最后一块猪脚打着饱嗝叹气。

  • 2010-04-26

    胶片2枚 - [上海]

    一年前,黄耶鲁把老马玛米亚7里剩的4张胶片一中午按掉。今天终于看到冲出来的片子,不曾谋面却十分熟稔的感觉。

  • 2010-04-22

    绿树蓝天 - [上海]

    周六去了“皇少咖啡”,感叹可惜了这大花园和老房子。抬头青翠满目,过不久雨淅淅沥沥的下来了。

    周日又去了plum,这次才知道是BBDO的前员工开的。离开广告界,窗外有蓝天。

  • 在科伦坡,黄耶鲁和我在老城区里走了很久,找寻一座印度庙,街巷很繁杂,遍寻不见,随便找了路人打听,结果把我们指向了一条深巷里。极其狭窄的巷子,两边挤满了住家,在巷子里走了个来回,只发现一尊黑天神像,没什么寺庙。而一路都被10多个小孩子围拥着,听不懂的语言,没有停歇的嬉笑,虽然一段冤枉路,却不觉一点冤枉。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 2010-04-12

    自来猫 - [lomo、iphone]

    话说猫真是种及其自我的动物,今天不知何方的一只猫自说自话来办公室探访,巡视一圈后就跳上沙发打盹去了。不知你明天是否还来?

    iphone 3GS

  • 琅勃拉邦城里有座小山——浦西山,在没有5层以上建筑的这座小城里,虽然浦西山不过百米高,却是登高望远的绝佳去处,浦西山看日落甚至是来老挝旅游必修的科目。

    傍晚的时分来到山下,硬拖着排斥登高的黄耶鲁上了山,和蓝一样,我们都难忘吴哥窟巴肯山的日落情形,想着这里和柬埔寨也相隔不远,应该有同样精彩的日落。和我们有着相同想法的游客看来不在少数,小小的山头杵满了人,山下收票的该笑不动了:今天上座率高,票房不错!

    正值旱季的尾巴,天空里无甚云彩,干巴巴的,也就没什么出彩。眼前又有几丛秃树,干扰视线。几乎是第一次,我眼巴巴望着落日,巴望它早点下山,我们也好早点下山。

    落日虽然平淡,于上海却很少有机会看到,因为早就不在几十层高的玻璃大厦里供职,那时候黄昏时总会去西向的窗户前歇口气,看看夕阳。于是欢欢啃起泡椒凤爪,我泯了几口云南普洱,平淡里平添些滋味。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 2010-04-06

    踏青 - [上海]

    礼拜六的时候,在原先上班的奥美新老地带兜兜转转走了一大圈,算是踏青。春日之下,一切新鲜。忙碌之后的停顿,稀疏枝叶里漏下的阳光,无意识的按快门,内心欢喜,就此满足。

    EP1 201004 Shanghai

  • 2010-04-05

    清明 - [上海]

    一早去扫墓。
    如果说春运是一年一度最大规模的人类远距离位移,那么清明扫墓是一年一度最大规模的人类短距离位移。
    清明时节人纷纷,路上车堵欲断魂。
    烧了人民币、美元、欧元、信用卡、元宝、金砖……明年有没有ATM机之类的新货色烧烧?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墓碑如森林,想下如果这些都是“树葬”的话,那是真的一片密密麻麻的森林了。

    EP1 201004 Shanghai

  • 2010-04-04

    试头 - [拍拍拍]

    淘宝上淘了个LM-m4/3的转接口,在办公室里试了试2位老师徕卡相机上的福伦达头。通过LCD屏手动对焦老萨度(后来无忌上查了下,要反复按info键直到对焦小方框出现,然后按ok,把对象放大7-10倍精确对焦),EP1针孔特效老到位(基本上不用进ps,lightroom里裁切、稍减噪点,就缩小尺寸直出jpg了)。

    EP1加蚂蚁老师的福伦达50/1.1头 (同事zz)

    EP1加张乐陆老师的福伦达35/2.5的头 (蚂蚁,黄耶鲁,张乐陆)

  • 到达kandy的当天晚上,豪雨如注,不过我们还是冒雨走出旅馆,去了附近的佛牙寺。因为当天是满月,每个满月的晚上,前来佛牙寺祈愿的信众会较平日多许多。

    佛牙寺是整个斯里兰卡最为重要的寺庙,因为里面供奉有佛祖的牙齿。佛祖公元前543年火化后,舍利分散各处保存,佛牙舍利一直留存在印度长达8个世纪,然后在公元4世纪间传入斯里兰卡,据说是藏在一个公主的头发内秘密带入。佛牙某种程度上是兰卡主权的象征,谁拥有了它谁就掌控了斯里兰卡。于是千年来随着王权更替,佛牙在兰卡境内东迁西移,甚至在1283年还被带去过印度,最后安顿在kandy。

    kandyan的国王为奉祀佛牙在1687年开建了佛牙寺,这里也就成了斯里兰卡佛教的一处圣地。不过最吸引人的是每年7、8月满月时节,在kandy举行的盛大佛牙节esala perahera

    佛牙节为期十天,以最后一天的月圆之夜为结束。从第七天开始是规模宏大的巡游:数千个打着鼓的康迪舞者为前阵,“劈叭”作响的长鞭表演和飞舞的彩旗,其后是游客们最期待着的象群的到来。

    逾百头大象在一只名为Maligawa Tusker(康提最后一个国王的大象的名字)的领头象的带领下缓缓出场了。Maligawa Tusker从鼻子到脚都装饰着精致的镶边织物,背上载着巨大的华盖,下面安放着盛有神圣佛牙舍利的神龛复制品。其余的大象也都从头到脚披挂了彩灯,这个夜晚无比绚丽。虽然这次没能经历这样的盛事,不过看看明信片上佛牙节上巡游大象的壮观场面,就十分期待有朝一日能亲临感受一下。

    点击进入阅读全文

  • 双胞胎外甥女在33周大时就迫不及待赶在春节前来到这个世界,谁都还没准备好,包括她们自己。在医院的暖箱待了一阵,回家里又适应了一阵,现在6周大了,终于允许舅舅舅妈今天来探视。

    老大,小手握着黄耶鲁舅妈,如此纤弱

  • 从万荣搭面包车连夜奔琅勃拉邦,车塞得满满:我们四人和两个上海mm加上看上去象北欧的大个女人。半夜的时候车困在了大雾里,远光灯打出去,也只在一片黑黢里照出团白,我们困在了车里。四周一片宁静漆黑,感觉象是在保持静默的潜水艇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上路,天蒙蒙亮的时候到达琅勃拉邦。换了嘟嘟车找旅馆,黎明前清冷的微光下,一路可见善男信女和大批的游客沿街铺了草席,跪在上面,面前放盛了糯米饭的竹筒。恍然知晓,他们在等待僧人前来化缘,每天清晨的布施,这可是琅勃拉邦最为震撼的场景了。

    远远的一长溜橙黄僧衣的僧人赤足走来,挎着竹篓接受布施。我们连登山包都不及放下,和众多前来观瞻的游客一道,掏出相机开拍!

    CANON 5D2 & OLYMPUS EP1 201002 LA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