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伏见稻荷大社的千本鸟居

    绿:岚山嵯峨野的竹林小径

    其实两处都是汹涌人流,只好“把枪口抬高一寸”,让镜头里的画面干净些~

    更多图片点击阅读全文进入

  • 在奈良公园里遛娃,虽然镜头主要对住肉肉,不过见到萌鹿总是忍不住要按几张的。买了鹿饼干,还没离开摊头5米就被围堵上来的鹿群一抢而空,想自己尝尝都没机会(听说鹿饼干味道还不错~)

    更多图片点击阅读全文进入

  • 在宜家不经意买到包白砂,回家铺茶盘里,耙了个枯山水。然后开始冥思:近来日本如此情势,早已预订好了的月底京都、奈良赏樱之旅该去还是不去呢……

    Olympus EP1  201103  Shanghai

  • 之前贴的4月日本“花见之旅”以及“车站-日和”的樱花的片子,很快有不少的留言说是很“秒速5厘米”的感觉。后来网上稍稍摆渡下,知道“秒速5厘米”是部日本动漫电影,描写日本青少年的现实故事,画面唯美,故事浪漫。不过个人比较偏好科幻类动画,也就没对这片子作进一步探究。

    前些日子,盆友HZ发了些秒速5厘米的制作过程画面给我,是些“秒速5厘米”里美轮美奂的场景。令人惊奇的是,这些画面都是作者新海诚在平日拍的许多普通实景照片的基础上创作出的,还附了实际照片和动画截图作为前后比照。真是化平凡为神奇,佩服佩服。

    …… ……

    点阅读全文进入

  • 吃掉一串葡萄后,发现那茎和京都街头的行道树十分相像

    葡萄吃光了

    京都街头的行道树全是这德行

    Ricoh GRD 2008

  • 从京都龙安寺出来,探讨了下行程,决定步行往妙心寺。距离并不算近,不过一路有指示,也就不怕走岔。途中穿越一片住宅区域。日本的民宅都是低矮的小楼,占地也不大,却都少不了拥有自家的庭院。只是院墙都很高,只有墙头稍露出里面修剪的非常“盆景”的枝杈。

    一路极是安静,偶见行人。

    这份安静直至一个铁路道口才被打破。道口的警钟“当当当”响起,一列火车,确切的说是一节电车沿轨道缓缓驶来,停在离道口不远的车站。

    车站也不大,也就比上海的公交候车亭大那么一点,有一株盛放的樱花掩映,母子两个在车站候车。电车停靠,小男孩依旧在冲车招手,满怀喜悦。正如我们偶遇这部电车。电车只有一节长长的车厢,很旧式的造型,司机甚至是站在车头操作的。后来回旅馆翻看下资料,了解到这电车是“京福电气铁道岚山线”,大家都简称做“岚电”。1910年开通,是目前京都仅存的路面电车。

    我们在小站停留了许久,迎送了往来的好几班电车。铁轨和林立的电杆从远方延展过来,又往另一方向延展过去。沿线还是些低矮的民宅,和铁道离的很近,只是隔了道不高的篱笆。有欧巴桑数着钥匙开房门,电车不急不缓驶过,并没引她抬头侧目。

    于是我会想,这栋房子是不是就是《一个人的好天气》的小楼,一样在铁道的旁边,和车站只隔了道篱笆,里面有个叫知寿的女孩,看着又一年樱花的开放,期待着一个崭新的开始?

    更多图片阅读全文进入

  • 更多图片点阅读全文进

  • 飞到大阪,手足无措地请辅导人员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去京都的特急电车。酒店check in安顿下后,初到异地的紧张连同行李一起抛下,在火车站附近一路游荡。这里的场景总是眼熟,想起来见过两本日本书的封面,就是接近的画面:一本是《孤独,或类似的东西》,另一本《池袋西口公园》。我没有看过这两本书,但对封面照片的印象会不经意残留在脑袋的缓存里。黄耶鲁很起劲地在小巷里拍照,有那么会我觉得我们还是在上海,某条里弄,夕阳窄窄斜射进来,直到一对身着和服的母女浴着阳光从巷子的一头款款走来,再消失在另一头。

    另几张点阅读全文进入

  • 蜂窝煤在之前的留言有说我们去看樱花是“秒速5厘米”之旅。我以为这又是他的《重庆语文》。有好心同学留言解释了下,再上网股沟,原来蜂窝煤还精通“日本语文”~~《秒速5厘米》是部日本动漫,“如果,樱花掉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那么两颗心需要多久才能靠近?”樱花7日,秒速5厘米,无表情的数字,描述起樱花来也饱含了浪漫。只是我这样的俗人更待见松尾芭蕉的这首《赏樱》俳句:“树下肉丝、菜汤上,飘落樱花瓣。”

    并不是我从这句里像其他人一样感受到了“那股子透过文字扑面而来的闲寂”,看到这句,显示器、屏幕上,溅落口水沫~~比“梨花体”还梨花,就归作“樱花体”吧!

    多圖,點閱讀全文進入

  • 为了省钱,从京都坐通宵巴士到东京。在新宿的车站寄存了行李,就直奔筑地而去。筑地的渔市场号称世界最大,早上8点多,一天的交易已近尾声,还依旧热闹无比。长相奇特的运货车在市场里四处穿梭,勤劳的工蜂一般。

    出了市场,每人饱食了一碗海鲜丼。我点的金枪鱼和海胆双拼。每次吃海胆,总要想起以前BBDO的香港同事阿德,最好吃海胆。在上海的“海之信”,他总要叫上整整一木盒的海胆,然后对左右说:“在香港,只有李嘉诚才能这么吃!”大家叫他“海胆德”。

    筑地的这顿,作为早饭太过蛋白质饱和了。最后我是把海胆和米饭、酱油搅和搅和硬塞,终于吃光。“海胆德”一定会觉得这真是暴殄天物吧。

    来到附近的本愿寺,这是座有着完全西式外观的寺庙。没什么兴趣参观,春光烂漫,一株樱花开的烂漫。黄耶鲁几个就在树下坐了,我仰着脖子勉力拍了几张(还好是仰脖,如果弯腰的话,就要把海胆搅和着米饭和酱油压迫出来了)。

    更多图片点阅读全文进入

  • 去了日本8天刚回。这个时间是之前黄耶鲁在网上密切关注今年东京樱花花期而确定的。在日本,每到这个时节,报纸、电视、广播,现在还有网络,就会根据1961~1990年30年间“染井吉野樱”开花的平均时间,结合当年的气候,推断各地樱花的花期,用地图加以标注“赏樱指南”,基本上是由南至北次第开放,从九州直到北海道,被称为“樱前线”,而就有不少的日本人,追逐“樱前线”,一路北上,赏尽各地樱花。

    日本的民谚说是“樱花七日”,指的是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也就是七天的时间。我们在日本短短八天行程,从京都到东京,饱览花开锦绣、繁茂如盖,又在樱花吹雪凋零之际告别,短暂而华丽。

    先上两张,分别在京都和东京拍的樱花

    CANON 5D 2008-04 京都

    CANON 5D 2008-04 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