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9476456.jpg

    前一杯是black,后一杯是milky,当然越南咖啡不放鲜奶也不放奶精,所谓的加奶就是加炼乳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9476482.jpg

    在街边夜市喝一杯咖啡,倒也不小的排场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9476706.jpg

    在河内当地人称为大教堂的圣约瑟夫教堂附近的精品店里出售有精致的手工制作滴露咖啡壶,银质,价格不菲,偷偷盲拍了一张。可惜,河内是我们越南行的首站,不然随着我们接下去日子里对越南咖啡的愈加迷恋和血拼热情的逐步激发,一定会收入囊中的,到了西贡,再也没见到如此工艺的货色了。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9476745.jpg

    湄公河三角洲一日游的最后一站,下船后一个不知名市场逗留20分钟,我要了杯咖啡,紧挨着这个越南老人边坐下,试探性用镜头对准了他,而他和大多数越南人不同,完全不规避,偶尔啜一口咖啡,指间青烟缭绕,似乎什么也不想,又似乎在想很多,市场嘈嘈切切,独他隐于市般气定神闲。

  • 国庆此行越南诸多不爽、不快,却随滴露咖啡每一滴液体的滴落,融解消散于无形,只剩未尽芳香的留恋。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9134158.jpg

    在越南,咖啡是平民的饮料,无关优雅,不论阶层。三教九流的老市场里,喧闹烦嚣的马路边,都可以看到一把折椅,一条矮桌,一杯缓慢滴漏的咖啡,一副神情淡然的面孔。

    西贡这样的街头咖啡似乎比河内更是普及,可能西贡作为曾经的法属印度支那首府,更深层的浸透了欧洲的咖啡习俗。

    咖啡器具十分独特,一套铝制的小罐,我喜欢上海话称之为钢种,很有怀旧感:)  好一些的是不锈钢材质的,不过似乎只有留下凹凸印迹的钢种表面,才像是经过了时间的琢磨。底部很多小孔,内里还有一片同样材质、同样布满小孔,似乎可以调节滴漏速度。舀两勺咖啡粉进去,通常都是深度烘焙的,把小罐配上个同样是钢种的环形搁架,正好套放在小玻璃杯口,当然,杯中事先要倒好适量的炼乳,然后,往小罐里注入开水,阖上盖子,就看着那深褐的液体徐徐滴下,像是沙漏,等小杯满了就可以喝了。当然,此时的咖啡和炼乳还是水乳不交融的,要充分搅拌。轻啜一口,十分浓研,第一次的接触口舌竟略有抵触。不过很快就接受了,而且也可以再叫上一大杯冰块,把调好的咖啡和一整杯冰混合,在越南这样的酷热季候畅饮,那个叫是爽啊。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9134173.jpg

    不得不说,越南咖啡好喝也好玩,小壶小杯的,像小时候别宁家家,也充分享受DIY乐趣。

    更不得不提的事,如此香醇咖啡,所需花费的只有几块钱,我在湄公河三角洲一个市场所喝为此行最便宜,4000vnd,也就是相当人民币2元。

    购物单:

    trung nguyen coffee    100g  6包

    highland coffee    200g 5包

    上等摩卡    250g

    貂鼠咖啡    250g

    不锈钢滴露咖啡壶    6套

    铝制滴露咖啡壶    1套

    瓷制滴露咖啡壶    1套

    名词解释:貂鼠咖啡

    也称麝猫咖啡(猫和鼠从来不共戴天,可以指同一种动物?),麝猫与看似有点象狐狸的猫鼬有亲缘关系(我彻底糊涂,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动物了)。据说为了在咖啡植物(一个世纪前由法国人引进到越南中部高地)中挑选出最好的咖啡豆,人们借助麝猫对咖啡豆的辨别选择能力,让咖啡豆通过麝猫的完整消化系统。然后在麝猫的粪便里找出未被消化的咖啡豆,回收烘培,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咖啡,称为caphe cut chon或fox-dung咖啡。

     

  • 2005-09-28

    乌兰布统-独行 - [国内]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5771.jpg

    很喜欢孤零零一株树的景象,以至后来司机摸清我的脾气,不再往林子密的地方钻了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3772.jpg

    我总是自己一路独行,让司机隔个半小时一小时开上来接我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3817.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3857.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3921.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4022.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4150.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4247.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4314.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5279.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5788.jpg

    简单回忆一下坝上,因为最近实在很忙:上班分镜头,下班买龙头;不光看地图,画平面图,也要做layout图。

    8月7日晚2559次列车,北京北到四合永 ,8号早上4点多到,45块,天没亮就转坐中巴到围场县城,半个多小时,5块。然后第一班5:30的班车往机械农场,13块,开了3个多小时吧,一路不停塞人进来,有去采蘑菇的大娘,和去打草的雇工,挤得很难受。

    到机械农场后很多拉客的小车,谈妥一小面,200块一天,包三天,上车拉到军马场,找地住下,80块每天住了两夜,吃也在这里解决了,3正餐2早餐140块(请司机和自己一起吃了)。

    总共3天,没什么具体安排,让司机开哪里是哪里,有名有姓的一些地方,像将军泡子,夹皮沟,桦木林,蛤蟆坝,泰丰湖,月亮湖都跑了,所谓景点都不怎样,风景都在路上,所以,我经常一人独走,让司机隔一小时追上来接我,或开出去几里等我。

    天气不是很好,总阴着,草原风光失色不少,该是受北突到京城的麦莎的影响,不过没有烈日当头,也少受了份煎熬。最后一天临走,气象惊人,东边日出西边雨,大半的照片都是这个下午拍的。

    2天骑了6小时的马,破了在新疆伊梨的纪录,30/小时。

    10号司机送回四合永,到火车站,开口要200,让我有些恼火,结果给了100。2560次车,46块,说是要开车前半小时售票,到售票了却挂起了满员的牌子。最后半夜翻墙进站,挤上车,6个小时,一半时间站着,一半时间以极其不舒服的姿势坐过道。清晨6点半,疲惫不堪到北京北。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7919105.jpg

    花了5分钟,教会了马夫(其实是大姐)用350d,总算也有了自己的留影

  • 2005-09-13

    p19 - [捷克、日本、法国]

    贴最后一批布拉格的照片。给这些照片润色耗费了我太多的精力,不过一张张的修饰,又让我像是寻着一个个脚印,重又游走在布拉格交错的街巷中。苏珊-桑塔格说“对于真实的一种越来越复杂的感情创造了自己的补偿性热情和单纯性,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拍照了。”而修饰照片让我投入的热情则更甚于拍摄照片:手持相机时唯一关注的是如何留住刹那的感觉,手持鼠标时在意的是如何注入新鲜的感觉。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209.jpg

    beetle最后一家位于墨西哥的工厂也关闭了,慢慢它的身影在大街上会越来越难觅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241.jpg

    don jiovanni的木偶戏。莫扎特的同名歌剧在捷克着实受欢迎,以至也成了当地木偶戏的保留剧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289.jpg

    大树的投影把砖石的马路和房屋迷离的揉碎搓合在一起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305.jpg

    百事的广告,给自己注入经典的味道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323.jpg

    地铁口啃汉堡的男孩,背景是国家博物馆的穹顶。我们是和数群捷克的孩童一起参观了博物馆。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340.jpg

    教堂边墙上栖息的鸽子。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357.jpg

    住宿附近咖啡馆栖息的~唔~人头鸟?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380.jpg

    从住处窗口外望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526.jpg

    LV的专门店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551.jpg

    租一部自行车在布拉格砖石街巷里骑行,乐“颠颠”,骑乐无穷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573.jpg

    旧王宫的一隅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602.jpg

    圣维特大教堂内部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678.jpg

    光线透过彩色玻璃在耶稣身上投下迷离的光斑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706.jpg

    下山的路边售卖的手工艺品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747.jpg

    电车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771.jpg

    庄园剧院前的剪影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814.jpg

    巴黎大街,天穹半阴半阳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842.jpg

    背景的天空压成铁蓝色,而建筑被阳光打照的容光焕发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989.jpg

    这是我们最钟意的拍摄时机了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930.jpg

    这天是last shopping day,为了赶在超市关门前,4个人急匆匆横穿了老城,已是晚8点多了,天空依然明亮,我的快门和脚步一样频繁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275.jpg

    左边的修道院叫石钟之家,注意墙角的石钟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319.jpg

    波西米亚水晶赫赫有名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155.jpg

    007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289.jpg

    和俄罗斯剪不断的关系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229.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248.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306.jpg

    旧市政厅内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194.jpg

    旧市政厅塔楼前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333.jpg

    手工艺博物馆内,应该是不准拍摄的,黄耶鲁色性起色胆大,偷拍了几张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087.jpg

    光影挑逗建筑的花饰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2888.jpg

    莫扎特纪念馆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373044.jpg

    用这张作个完结吧,庄哈佛和黄耶鲁的留影

  • 2005-09-07

    p18 - [捷克、日本、法国]

    karlovy vary, krumlov, budjovice,tabor,半个捷克转下来,又回到了布拉格。仍旧住rentogo的公寓,不过位置更佳,离查理大桥只有2分钟的行程,当然,从来没有成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2点间的位移,因为,这条小街的两边,尽是纪念品商店,再匆匆的脚步,到此也会不由自主放慢节奏,每家看上两眼。

    布拉格最后逗留的3天,重去了一次城堡,一次卡夫卡咖啡馆,无数次旧城广场。新去了莫扎特故居,国家博物馆,国家技术博物馆,工艺美术馆。原来错综如迷宫的街巷,渐渐熟悉的如同上海的弄堂。 

    整理出一批在布拉格的浮光掠影,这些玻璃反射中的城市映像,完全就是现时对布拉格的忆像,亦真亦幻,时间和空间的交错。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506.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012.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033.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075.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095.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112.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179.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218.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282.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465.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312.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055.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132.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157.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198.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241.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256.jpg

    http://eyeballcollector.blogbus.com/files/1126015326.jpg

  • 2005-08-22

    p17 - [捷克、日本、法国]

    把捷克吃喝的照片理了出来,重温味觉之旅。旅行向来和吃紧密联系的,走到哪里,吃到哪里,不少周围朋友的旅行地图,就是以当地美食为版图划分的。就算是出行前的准备会,也从来都是以餐厅为据点,杯盘狼藉中指点江山。好了,且看捷克的食色报道。

     

    先是啤酒,之前一篇细述过捷克啤酒,就不赘言了

    黑啤

    干杯!

    喝光了!

    接着是咖啡,我钟爱的macciato

    男女有别的咖啡杯

    试了好几家店的macciato

    espresso

    在乡下喝的,有乡村味道吧?

    这是最爱了!在卡夫卡咖啡馆喝的维也纳咖啡。看,糖包上的卡夫卡头像!感觉喝咖啡是很文艺的……

    上甜点了!

    cheese蛋糕

    不记得什么名字了,印象里就好吃两字。

    红莓蛋卷,酸酸甜甜就是我!

    巧克力蛋糕

    栗子蛋糕

    怎么在捷克就没成功增肥呢?

    很好吃的土豆,当配餐

    意大利餐馆不少,经常去吃。这个是意式火腿吧

    意式馄饨ravioli

    spaghetti

    pasta

    连汤带盆,统统可吃的奶油蘑菇汤

    猪排

    烤翅

    色拉

    色拉

    柠檬薄荷茶,赏心悦目,味道么~~~

    酒吧不少,不过没怎么去泡过

    肉肠是当地的特色菜

    德国烤猪肘!此行最难忘怀的美食!

     

  • 2005-08-15

    北京一夜

    在北京待了是三天一夜,这样说来似乎有违日夜交替、斗转星移的自然常识,其实是有2个晚上挤在了北京和坝上的火车往返途中,算不得在北京的地域过的。

    要说首都的天气真不靠谱,千里迢迢来煤所说“很凉爽”的北京,不曾料,头两天太阳明晃晃晒,象是全聚德的烤鸭炉;离开那天,麦莎也没如期追杀而至,北京迷雾笼罩,温度却一点不低,整城一个冬来顺涮锅。

    本来北京那一夜该是活色生香的:我一推门进青年旅舍胡同里二楼的小房,挖塞!三个洋mm裹头闷睡,床上、桌上、地上扔满bra、散页的lonely planet、剩半瓶的红星二锅头、打开的登山包……要不是妞们鼻息均匀,一定call 110报警有入室劫杀案。想象着晚上在女留学生宿舍过夜,美美的扔下包,出去逛798工厂了。

    一路看北京建筑大而无当,若不是北韩和我们经济实力有巨大落差,真以为是他们援建的。不敢相信北京地图了,看上去上海打的也就刚过起步的距离,结果地铁换城铁,城铁换打车才到。最后的10号到4号隔的六个门牌,居然开了2里路!空调车里,冷气十足,我也兀自冒一头汗。

    798工厂暂不表,也是个“大”,咱们的莫干山路或者东大名路,充其量就人家一车间!

    在后海绕海一周后,两腿打漂漂回青旅。妞们走光了,在馄饨侯胡乱打发了肚子,就混沌睡去。后半夜被闹醒,洋mm回来了,隐约听她们说半夜在天安门广场骚扰哨兵。我已经困的象地安门外千年未眠的孤魂,搭了几句又睡也。

    第二天醒来,又是三个洋mm裹头闷睡,床上、桌上、地上扔满bra、散页的lonely planet、剩半瓶的红星二锅头、打开的登山包……

    这北京一夜!

  • 2005-08-12

    p16 - [捷克、日本、法国]

    黄耶鲁在tabor。在想什么呢?思绪也如墙面一样剥落

    正逢上一个剧组,套上紧身上衣和长裙,不用另外布景,整个街道就时光倒退了。真的好省心,不用瞎折腾什么唐城宋城。

  • 2005-08-12

    p15 - [捷克、日本、法国]

    tabor(塔博尔)这一站我们留了一夜,这样有充足的时间把个小镇转完。可可和白白找到间很好的pension,2个顶楼的房间,有斜斜的屋顶,宽大的天窗,窗框里流动蓝天白云,仰头时,恍若间是房子在幽浮。可惜入睡的早,没试过在床上望星空。房型上佳,而地段就欠佳,在房价尚佳的前提下。这永远是个3取2的命题。pesion离车站很近,于是就离老城有相当距离。步行过去约20分钟,路在修,所有的铺路小方石撬了出来,象土豆丁一样堆在边上,看来还是会整新如旧的,值得欣慰。吸引我的是一台mini的挖掘机,居然是无线遥控的,如此先进的机械修建中世纪的街道,着实有趣。

    一个不大的广场,这似乎是所有捷克小镇一成不变的规划,而围绕广场的是各式各样的市政和商业建筑

    值得留意的山花设计

    屋顶是很吸引人的一部分,许是国内的楼越来越高,很难看到屋顶的关系吧

    据说tabor的城镇设计出于当时“胡斯运动”的战略考虑,为便于防御敌人的进攻,道路狭窄而曲折。这样看来,北京的街道倒是很利于坦克长驱直入的。

    这样的古董车是可可最爱了,她要在的话,少不了美女香车照和美女照香车

    很多同样的题材我会放2张,是哈佛和耶鲁眼里的不同呈现

    当然,这张一定是我照的,因为耶鲁就在画面里,我指的不是勒色筒,远处那人影就是了。经常,我们是以这样相隔十多米的战术队列前进的,看过“拯救大兵雷恩”,“细细的红线”或者“天与地”也好,任何一部二战、越战片里,美军的散兵线都是这样严格执行的,为的是不会中埋伏被全歼。不过,我们执行这样的战术目的不同,是为了“全歼”沿途的被摄目标。于是,你可以看到2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探头探脑在窄巷里停停走走,有时用对讲机交换几句,手里提着家伙,只不过不是大兵的m16,真希望是m6啊,leica的m6,不比m16杀伤力弱的利器。

    不知为什么,这些勒色筒和街景如此协调,倒好象从15世纪以来就立在那里似的。不像我们的古村古镇,特意搞了仿古垃圾箱,矫情的可以。

    快餐店的门口。我想快餐的省时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来慢慢闲走于街巷吧

    遛狗时间到!

    很Q的小狗,眼珠圆的没一丝缺陷

    很cool的大狗

  • 2005-08-02

    p14 - [捷克、日本、法国]

     离开cesky krumlov,就往另一个波西米亚重镇ceske budejovice而去,途中在hluboka逗留,那是在karlovy vary我们租住的pension 老板推荐的,当时我们问他哪里有值得一看的老建筑。hluboka被誉为捷克最美丽的城堡,而在我看来外观修葺的太新,虽然内部装饰极尽奢华,不过我更是倾向于世俗化一点的建筑,就像是krumlov。

    另外进城堡的话,要准点跟导游,导游带着一大帮人一个一个房间参观下去,并且每进一个房间,都会锁上厚重的房门,然后再讲解,捷克语,一个字都听不明白,而捷克的游客会忽而大笑,忽而叹息,想来这个城堡也是故事传奇不少。

    印象比较深刻的有阅览室,那些古书巨大且精美,很有辛-康纳利在“玫瑰之名”里闯进秘密图书室里那些书籍的味道。还有盔甲兵器的陈列也不错,难以想象穿着这样的工艺品血戮厮杀。因为不允许拍照,所以就没得图片了。

    城堡下,一只筑巢在烟囱顶上的鹳鸟,我们离开时,它飞到了一边的路灯杆上挥翅作别。

    只有2-3个小时逗留budejovice,约定会合时间后,四个人就四散奔离,隐没于街巷里。

    上面那张里广场周围一溜房子中的一栋

    budejovic是百威的老家,可惜时间紧张,没有机会笃悠悠找个露天bar坐下来,弄个1升灌灌。这个店招就用了背景中代表性的塔楼作了图案。

    不一会就阴云密布,天的颜色深沉的如同铅块

    市政厅

    我兜兜转转进了一个修道院

    很多孩子在里面学习绘画、拼贴、声乐等等。而走廊等一些空间则陈列了不少前卫的艺术作品,所谓前卫,就是我看不懂啦。

    儿童拼贴作品

    在我茫然的穿梭于这些作品时,白白在修道院外的小型露天演唱会听摇滚,可可在旁边个小博物馆看中古摩托车,黄耶鲁仍旧在走街串巷。

    这个比较有意思,那各种印在PVC透明片上的人体局部,拼贴成受难的耶稣,象是给他作了X光透视,倒和修道院的环境十分贴切。

    修道院的中庭

    院里的圣像

    豪雨终于倾盆而下

    雨后的露天咖啡座

    雨后的广场

    火车站,不过我们是坐汽车离开的,而两个车站只是一街相隔

  • 2005-07-30

    joyride - [国内]

    我决意把goya昨天的留言放进这一篇里,因为我也是实在和他对于这古董的火车有太多一样的感怀。而且,我们是同一个大学校园走出来的,我们似乎也经常过强家渡的苏州河桥和华师大后面的那条坑洼路;在南京路的儿童图书馆和新华路的花园洋房乱拍……

    哈佛 请允许我多啰嗦几句 因为我实在是太喜欢你的这些文字 这些照片 还有这样的火车~~~

    你说“以至当年其他颜色的列车出现,我都拒绝承认那是火车”——我也是这种感觉 我一直觉得这种绿皮火车才是最authentic的火车 现在看到那些设备先进的列车或者什么“庞巴迪”列车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城市里天天能坐到的轨道交通 虽然它们也有和火车相同的铁轨 相似的车厢 但从心里面我不会把它们跟火车连上丝毫的关系 在日本的时候 坐了n次那边发达的轨道交通 可我根本都不知道该叫这些在轨道上跑着的东西什么 反正肯定不叫火车 虽然日本也把它们叫做train 我小时候在光新路住过 经常会跑到光新路道口去看火车 那时那里还没有造立交桥 那个道口大概是上海最繁忙的一个道口 我在那边总能痴痴地看上老半天 乐此不疲 反正 只要看到火车 我总是会感觉很兴奋 直到现在 如果有去外地的机会 只要是坐火车 我心里总会小小地激动一下

    还有 我还想说说那个长宁路上的火车站 我记得当时那个火车站是叫“上海西站”吧 真的是很漂亮的一个车站 虽然已经很破旧 周围的环境也很不堪 但这都丝毫不影响那幢建筑与众不同的风格 真的简直就像个欧洲小站 离那个车站不远的地方就是铁路跨越苏州河的一座铁桥 那好像是苏州河上唯一的一座铁路桥 桥的结构看上去很工业 似乎是有点突兀的横亘在周围很市井的环境中 真因为它的特别 它曾在一些影像中出现过 包括张信哲还正当红时的那首《用情》的MV 只可惜 那个车站 那座桥 现在都没了 变成了现在大多数人司空见惯的轻轨 很多人都没留意过那个漂亮的车站 真可惜

    讲了那么多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表达出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是我在拍前座的小DD,不想黄雀在后,拍人的也被人拍。

    火车隆隆前行的时候,很后悔没带上ipod,不然一定让joyride响彻耳际,roxette,我十年前最爱的乐队。aiwa walkman,学校难熬的酷夏,洗衣房里没命的冲凉……一下如两边的田野、树丛、房舍、电线杆,飞速的劈头盖脸涌来。

  • 2005-07-29

    开往夏天的火车 - [国内]

    那天是直冲枫泾去的,因为2年前去嘉善也是坐的这种老旧的列车,留存了好感,这次还是很执著的选择了坐火车。

    坐过这车的一定都很洋洋得意,就像上一篇里goya的留言一样。仍旧是80年代装饰,或者,根本谈不上任何装饰:绿色的车体,一成不变的绿色车体,以至当年其他颜色的列车出现,我都拒绝承认那是火车;绿色的人造革座椅,完全不符合人体工学,躺着倒很惬意;没有股子蛮力抬不起的车窗,幸好天热的缘故,都已经打开;关不严老滴水的茶水间水龙头,打开后,却一滴水也不出;散漫的乘务员,一直和乘客一样在打盹,只有到站时才衣冠不整的起来,叮当作响的晃荡着一串钥匙经过身边……这样的列车,没有“天下五贼”的豪华,没有“2046”的未来,它只存于我们过去的记忆,而乘上这趟车,就又驶往了记忆里的过去……

    ...
  • 2005-07-22

    p13 - [捷克、日本、法国]

    从来是细节见真章,巴特有看照片的细节论,那么,看krumlov这个波西米亚小镇,也是不能漏过任何的细节。事实上,这么多天过去了,在大脑皮层的这些皱褶里,残存的就是些犀利鲜亮的细节的碎片。

    波西米亚水晶玻璃名闻遐迩,制品店的橱窗一样光怪陆离

    处处可见钩针窗帘,记得小时候家里的桌布、茶几垫都是妈妈钩的

    小餐厅门口的当日菜单

    橱窗里的陶制工艺品

    街边的小花

    陈列在街上的艺术品

    酒吧的店招

    酒瓶做的钟,注意看,指针都是开瓶器

    走廊内的指示

    摊头的小幅油画

    店招

    店招。这样有特色的店招实在太多,没精力一一放上来了

    铁艺的装饰

    木雕的猫

    店门前的雕塑

    旗帜的架子

    好象是某个展览陈列在室外的作品

    我的左脚

    也是这个展览的陈列品

  • 2005-07-12

    p12 - [捷克、日本、法国]

    突然发现捷克的这些照片整理上传已经断断续续延绵了2个月,如果旅行是出发前的憧憬,在路上的体验,返家后的回味,真愿意从此的日子就一直如此循环往复下去啊。

    不多说了,继续KRUMLOV的贴图,现时手指轻触鼠标的滚轮,一张张往下翻看图片,又仿佛能感受到石块路面在脚下的跳动。

  • 2005-07-07

    p11 - [捷克、日本、法国]

    一组在KLUMLOV的黄耶鲁照片。真是个可爱的小镇,为此,我们比原计划多停留了一天,住了3个晚上。在很多KLUMLOV一日游的人看来,这真是奢侈的可以,确实很奢侈,不过显然我们陶醉于挥霍时光换来的快乐和满足。

    餐厅门口谐趣的椅子,不过这个视错觉没玩好,呵呵

    炮口前的胜利微笑

    我们住的旅馆

    城堡上的留影

    在美术馆,独一无二的地下美术馆

    雨后的小巷,对面却不是戴望舒诗里的姑娘

    在草地上撒个野